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念神宙 > 第四十五章:此時不分臟,更待何時
    滅掉古尊后,灰衣女子忙閃到沈凌身前,又探出紫光來查看了一番沈凌的傷勢,做完這一切后,她才輕吐了口氣。

    沈凌見狀后,輕松笑道:“放心吧!婆婆,毅兒命大,死不了。”

    其實剛才沈凌雖受內傷,但好在有靈魂力和真武魂的護體,再加上婆婆的及時出手,才讓他勉強撐了過去。

    經過剛才婆婆的紫光治療,頓時也緩解了他虛脫無力之感,現在便是好了很多。

    灰衣女子并未說什么,只是臉上那絲擔憂逐漸退去,最后朝沈凌疑問道:“古家,是你,是你一個人滅的?”那眼神無比帶著異樣,滿臉不可思議。

    被她這樣一問,沈凌這才發現,此時古家就就剩自己一人 ,哪里還找得到古樓和天一的人影,不禁在心中暗罵:“王八蛋,叫這群慫人撤離,還真他媽撤得如此干凈俐落,跑得比誰都快,這段友和杜天也太不夠意思了。”

    見婆婆投來詢問之光,沈凌回道:“正確的說是我帶人干的,主要是我。”

    灰衣女子聽后,大概明白了些,問道:“毅兒可是與古樓和天一結盟了?”

    沈凌回道:“婆婆是如何知道的?”

    灰衣女子并未回答,只是搖了搖頭道:“傻小子,你被人拋棄了還不知道,”最后她又嘆道:“這些小勢力微不足道,關鍵時刻只顧自己逃命,指望不了什么的。”

    沈凌還想說什么時,灰衣女子突然眼神一厲,彈指間,一紫線已射向一人影而去。

    紫線瞬間便停留在來人喉嚨處,灰衣女子冷聲道:“不想死,就別動。”

    沈凌見后,立馬向灰衣女子喊道:“婆婆,住手,自己人。”

    灰衣女子頓時抽回紫線,不明的看向沈凌。

    沈凌露牙憨笑道:“他便是天一的弟子趙闊。”

    見灰衣女子收手后,趙闊喉嚨滾了滾,剛才那紫線,看似微不足道,卻帶著一股無形的禁力,將自己束縛住,不能動分毫,心中無不感嘆此人的強大。

    趙闊看了眼灰衣女子,見其不再對自己構成威脅后,便上前向沈凌問道:“公子可還好?”

    沈凌無賴笑道:“看我這樣,能好到哪兒去,”接著又道:“算你小子還有心,至少還有個人影。”

    趙闊顯出一絲尷尬來,本不擅言語的他,吞吐道:“讓,讓公子受苦了,”他雖這樣說,但內心卻無比的佩服,在他看來,一個能與還能境過招的人,至少是該得到尊敬的人,在天和城沈凌也是第一人,有這份膽識和魄力的人,身上無不露出一絲威嚴來,即便是位年輕的少年。

    灰衣女子凝視趙闊后,平靜問道:“你是天一的人?”

    趙闊不敢怠慢,恭謹回道:“是的,在下天一第四殺手。”

    灰衣女子輕哼了一聲,朝趙闊冷道:“叫他們都出來吧,躲躲藏藏,也不嫌累的慌嗎。”

    沈凌隨及也反應了過來,看向趙闊道:“這位是我婆婆,都是自己人,不用提防什么,叫所有人都出來吧,也是該分臟的時候了。”

    趙闊尷尬回道:“是,公子,”接著他一聲口哨而起,片刻后,古府外一群人影閃動,接著緩緩行進古府來。

    杜天和段胖子率眾人來到三人跟前,段友和杜天皆是朝灰衣女子恭謹道:“拜見前輩,”他二人心里無不清楚,眼前這女子便是傳聞中能殺還能境之人,一個能殺武靈級別的人,在天和城是沒有的,即便在整個坎州也是少有的存在。

    灰衣女子看了兩人一眼,冷哼道:“你二人既是天一和古樓在這次行動中的代表人物,在危難時刻卻棄人不顧,這算那門子聯盟。”

    段友和杜天二人心中哭喊:“祖宗啊,不跑哪還有命啊,那可是一個武靈級別的人啊,”可面容上卻是尷尬,段友不敢作聲,杜天很是客套迎道:“前輩說的極是,是我二人考慮不周,唐突了,以后定不敢出現今日這種情況。”

    段友和杜天以前只是聽聞,沈凌有個不簡單的婆婆,對她的勢力也持懷疑態度,然而今日一見,心中不再敢有絲毫遲疑,這樣的人足足抵過一個龐大的家族勢力,能攀上這樣的人自然不是什么壞事。

    見眾人在婆婆面前皆是畢恭畢敬,沈凌又幫忙解釋道:“婆婆也別怪罪他們了,是毅兒讓他們撤離的。”

    灰衣女子聽后,看向段友和杜天二人道:“既然是聯盟,你二人就給我聽好了,以后你二人就給我保護好他,若他有什么閃失,我問責的就不是你二位,而是你整個天一和古樓了。”

    杜天和沈凌二人聽后皆是一愣,隨后同時恭謹回道:“還望前輩放心,我等愿意效勞,”   接著眼神有絲凄慘的看向沈凌。

    其實他二人心中都是一陣苦果,沈凌的安危不但與他二人綁在了一起,就連總部也脫不了干系。

    見二人目光看來,沈凌也是無賴的聳了聳肩,他發現現在的婆婆似乎也變的跟以往大不一樣,說話做事都帶著一股鋒芒,那是一種完全的強勢。

    段友和杜天二人來到沈凌跟前,表情無比尷尬,杜天開口道:“公子,可還好,”接著又驚嘆道:“這次大戰古尊算是讓杜某大開了眼界,我杜天是打心眼里佩服公子。”

    一旁的段友也是符合道:“確實,我段某還從未見過像公子這等天縱奇才,別說是天和城,我看連整個坎州也找不出公子這樣天賦的人來,”接著嘴上還嘖嘖稱奇,低語道:“這般年紀與武靈對抗,怎么可能?說出去誰信?可偏偏就有這樣的人。”

    其實他二人是真心佩服沈凌,并非是拍馬屁,像沈凌這般年紀便有這等修為,簡直就是妖異的存在。

    沈凌一陣無語,搖頭道:“行了,二位就別拍馬屁了,趕緊辦正事要緊。”

    一聽沈凌說正事,段友眼神便放出了光來,杜天卻有點難為情。

    見狀,沈凌便呵道:“還愣著干嘛,二位趕緊吧,現在不分臟更待何時,難道還真等著龍家、左家趕來幫忙不成。”

    杜天、段友朝沈凌點了點頭,臉上頓時神采飛揚,像這種掠奪資源的活,他們是非常樂意做的事,接著二人便兵分兩路直接進了古府內堂。

    灰衣女子見這陣勢,看向沈凌道:“像古家這種最底層的家族勢力,雖是城主之家,在天和城大肆掠奪,積攢了不少資源,但你若是為了資源來滅古家,那就太傻了,這些資源還難入婆婆的法眼,因此別為了修煉資源再去冒這個險了。”

    他這樣一說,沈凌內心又是一陣波瀾:“這古家算是天和城最大的家族了,所有積蓄累積起來定是不少,婆婆都看不上,難道婆婆背后真有大宗門做支撐不成。”

    見婆婆似乎有些誤解,沈凌忙解釋道:“不是為了資源,而是古家想盡一切辦法要除掉我,我才先發制人。”

    灰衣女子聽后,眼光一邃道:“古家為何要殺你?”

    沈凌道:“因為我是奴隸,早已被左家盯上了,左、古兩家早已暗中對我下手,所以遲早會有這么一天的,何不先下手了。”

    灰衣女子默默點了點頭,臉上有一絲疑色,她發現沈凌確實是變了,心性變得的讓人看不透,早已不是原來那個毅兒,但是在心中又自問道:“自己何嘗又不是變了,該來的一切總會逃不掉的。”

    灰衣女子回過心神后又道:“你要與天一及古樓分臟,可把大頭都讓與兩家,這點修煉資源還難不倒婆婆,婆婆說過會給你想辦法,自然就能做到。”

    沈凌憨笑回道:“毅兒,聽婆婆的就是,”他從不會去懷疑婆婆說的每句話,因為婆婆所做的任何事都是為了他,從小就是以至于從未變過。

    而就在此時,段友和杜天率眾人滿載而歸,每個人儲存帶都得滿滿的。

    一到二人跟前,杜天便向沈凌稟道:“古府所有資源都洗劫一空,全在這里了,說吧,公子,現在該怎么做,”自從答應了灰衣女子的要求后,他便有了以沈凌馬首是瞻的味道,凡事都讓沈凌來定奪。

    一旁的段友也道:“是啊,公子,現在我們都聽你的,”接著又喜道:“這次收獲可不小,古家還真有一些貨,不愧是城主之家。”

    見二人目光看來,沈凌直接道:“為不招惹其他勢力的眼球,所有人還是先回天一再說。”

    杜天和段友二人也表示贊同,最后在灰衣女子的要求下,幾名侍衛將沈凌扶起后,一群人便離開了古府。

    眾人走后,古府幽靜無聲,一片死寂,不知何時風聲呼呼,遠處一道黑影閃落而下。

    黑影一一掃過古家尸體,看得很是仔細,最后在一具爆裂而亡的尸體前停留住,口中悲哭道:“家主啊,家主,”隨后眼露兇光,面額猙獰得向天狂吼道:“沈凌、我古邪與你誓死不休,”接著旋身而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