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念神宙 > 第四十一章:那就如你所愿
    第二日天還微微亮時,天一酒樓一個人影便出現在某一角落,良久后,又一道影子閃出,宋和雨恭謹道:“公子,有何吩咐?”

    沈凌平靜道“給龍家消息,就稱我沈凌繼續待在天一中,哪兒也沒去,”隨后他又補充道:“另外給龍家放出信息,就說跟我一起的啞婆出現了,讓龍家不要輕舉妄動。”

    關鍵時刻,沈凌也想借婆婆的威名來用一用,只是在心道:“愿婆婆原涼,毅兒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一提啞婆,宋和雨身體就一陣哆嗦,可又道:“公子是想以啞婆來威懾龍家嗎?”

    沈凌眼神一肅道:“有時候明白太多,對你沒什么好處,你只管這樣回信便可,龍家自會有反應。”

    其實這宋和雨還不知道龍家的四處暗點已完全被沈凌掌握,之所以消息還是要從宋和雨這里發出,主要是怕引起龍家的懷疑,這也是龍家的慣例,只要一處暗線得知情報后,所有暗點都要相互通知,最后集體發回龍家。

    宋和雨沒有再做聲,按照沈凌所說那樣照做后,很快便將金翅放出。”

    見宋和雨做完這一切后,沈凌也同時向龍家四處暗點放出金翅,最后叮囑宋和雨道:“守住天一這個暗點,若龍家有任何變故,你只記住一條,盡量告訴龍家別出動,天一高手眾多,戒備森嚴,想盡一切辦法給我托住龍家,”說后便閃身離去。

    宋和雨還未來得及點頭時,沈凌便沒了人影,只能帶著絲莫名潛伏了起來。

    沒過多久,龍家的四處商鋪便飛去了金翅,四處商行接受到信息后,便同時發向了龍家。

    龍家大堂上,龍康和大長老龍傲皆在此,上方坐著龍家老夫人。

    大堂內一片沉寂,老夫人滿臉消瘦,一雙枯容顯得十分憔悴,想必是這幾日沒休息好所致,良久后,她又一聲哀訴:“我的亮兒啊,還我亮兒來,”眼神中帶著一絲凄苦,但更多的卻是憤怒。

    龍康見狀,也是一臉不好受,自從龍亮出事后,他自己也是沉痛無比,但好歹還能挺過去,然老夫人卻完全接受不了這個打擊,已是幾日沒吃沒喝,更未合過眼,這樣下去讓他很是擔心。

    龍康不忍,向老夫人道:“母親大人,要保重身體才是,龍家上下不能沒有你啊。”

    一旁的龍傲也是符合道:“是啊,老夫人,身體要緊,”隨后他又沉聲道:“咋們一定要為龍亮報仇,絕不能讓沈凌順利進入大云宗。”

    一聽“沈凌”兩字老夫人徹底大怒道:“就是將此人千刀萬剮,也還不回我的亮兒來,”隨后她一改之前的悲痛,眼露兇光,狠狠道:“現在這沈凌是什么情況?”

    龍康恭謹回道:“康兒和大長老正想給母親大人商談此事,”隨后又道:“據剛剛各點發回的信息來看,此人依舊在天一酒樓內,并未出門。”

    老夫人聽后,依然憤怒道:“躲在天一,我龍家就下不了手了嗎,安排人去天一,與天一講和。”

    一聽,龍傲又補道:“此事恐怕不妥,那天一似乎暗中有意在幫他,據消息稱天一內為保護他,已重兵保守,戒備森嚴。”

    老夫人臉色瞬間一肅道:“看來大云宗的面子還真是夠大,”接著他看向龍傲道:“向天一拿出誠意,若是能與我龍家合作,我龍家愿拿五萬金幣、五顆一品和二顆二品的丹藥、及兩箱藥草做交易,另附加上太和宗這層關系,我就不信他天一不心動。”

    說完后,龍康和龍傲都呆在了原地,良久后才反應過來,龍傲吞吐道:“這樣我龍家是不是太過損失了,這可是我龍家一年的積蓄啊。”

    龍康也心疼道:“是啊,母親大人,這條件開的也太高了,若他天一愿答應,就憑太和宗的關系也愿意和咋們合作,何必要送人那么多資源。”

    老夫人哼道:“你二人覺得這條件重,恐怕在他天一看來,還不夠他塞牙縫,”隨后她又道:“若不拿出點誠意,還談什么合作。”

    龍康又道:“還有一事,據消息稱,他身邊那位未出面的啞婆出現了。”

    龍傲也道:“不錯,此人出現,讓件事變得不好辦了。”

    老夫人一臉深思,良久后問道:“此人真是還能境之人?”

    龍傲道:“這可是坎州的左孟陽左使的推測,不過寧可信其有 ,不可信其無啊。”

    龍康也道:“據這左孟陽推測,他身邊的這位啞婆,甚至更恐怖,能殺還能境之人。”

    聽這一說,老夫人身子輕微一怔,能殺還能境之人,這是什么級別才能做到的,至少是還能境中期境界的存在,而整個天和城別說還能境中期了,就是還能境的修為也找不出一個來。

    老夫人深知還能境在這天和城是什么樣的存在,那是可以隨便碾壓任何一個家族的存在,若是來個能殺還能境的人,那若是沒有外部勢力的干涉,幾乎可以滅掉整個天和城,隨意秒殺任何人。

    一時間整個大堂再次陷入了沉寂中,片刻后,老夫人緩緩開口道:“取消和天一的交易,龍家上下暫時停止一切針對沈凌的行動,嚴防龍家上下。”

    隨后又補充道:“讓所有暗點監視好沈凌的一舉一動,特別是他這個啞婆,”只是她每說完一句,都表現的無比艱難。

    安排這一切后,老夫人神情落寞得離開了大堂,什么話也沒留下,在她看來,若左孟陽的推測是真的,那一切針對沈凌的報復行動都是空談,別人若是想找上龍家來,若沒有太和宗前來,就是十個龍家都不夠此人滅。

    龍康和龍傲都恭謹應聲,什么也沒說,看著哪道身影離去,兩人臉上無比凝重,他們知道,能讓老夫人都如此忌憚且改變注意的人,可想而知是多可怕的人。

    …

    古府大堂之上,古云天正來回踱步,片刻后沉思道:“這幾天,這小子居然一直待在天一從未出門,這是何道理。”

    一旁的老者道:“是啊,據各路暗線發回信息都稱這兩日此人從未出過天一。”

    古云天哼道:“我就看看這個沈凌能在天一待多久,就不信他會憑空蒸發掉。”

    而一旁一中年男子早已按耐不住,起身怒道:“大哥,咋們古家好歹也是天和城城主之家,眼看著害死三弟、打傷古宋的人就在此城中,卻拿他沒辦法,我古羅就咽不下這口氣,咋們古家何曾受過這等氣,窩囊!”

    沒等兩人答語,古羅又道:“不就是一個天一嗎,我古家作為城主之家,前去緝拿兇犯,看他天一誰敢阻攔。”

    古云天勸道:“二弟,先別暴躁,這事沒那么簡單,現在不是天一的問題,而是。”

    話還未說完,便被古羅搶道:“知道你們怕大云宗和他身邊那位啞婆,可現在是大云宗遠在天邊,遠水也救不了近火,那名啞婆就更不懼她了,到現在都還未人影,至于她的勢力誰知那左孟陽說的是真是假。”

    一旁老者怕古羅這暴脾氣影響了大局,也勸道:“二公子,現在還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就算沒有這些勢力在幫襯,那沈凌自身的勢力也不是吃素的,凡是鑄體五重修為,皆被他輕易斬殺,此人不可不說危險,還是小心行事為好。”

    這一勸阻不但沒消他心中怒火,反讓他心中哪股不服勁兒更濃。

    古羅一臉鄙視道:“隨意斬殺五重之修又有何懼,他自己不就是個五重之人嗎,我就不信我古府上下眾多高手連個鑄體五重之人都殺不了。”

    古羅又一臉自負道:“我到要讓此人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出出我心中這口惡氣,給古良報仇。”

    他話音剛落,一道聲音爽朗傳來:“那就如你所愿,”緊接著一聲聲慘叫在古府上下接連響起。

    古云天、及老者頓時臉色大變,這個聲音就算是化成灰也熟悉,除了沈凌還能有誰,情急下,二人一臉凝重朝大堂外急奔出。

    古羅緩過神后,隨及跟了上去,只是兩拳捏得青筋爆起。

    一出大堂,便見古府廣場空地上到處是古家人尸體,一群人馬集結在古府廣場正中,為首的正是哪名少年沈凌。

    一名古家侍衛踉蹌跑來,臉上無不露著驚懼之色,朝古云天顫聲道:“稟、稟少主,沈凌帶人殺,殺進來了。”

    古羅頓時擰起那人來,爆喝道:“這他媽還用你來稟報,廢物,”說著便將此人摔飛了出去。

    而其他古家侍衛躡手躡腳的與沈凌這邊對峙了起來,但在沈凌眾人的威懾下步步向后退去,心中無不膽怯,剛才他們無不領略過沈凌這群人的勢力。

    與此同時又一隊古家人護著一男一女狼狽退來,古家兩隊人馬匯集在一起,退守在古云天三人身前。

    那一男一女一見古云天便底下頭,默不作聲,特別是那男子,現在他二人無不悔恨當初為何要去得罪這尊殺神。

    這二人便是古宋和古琴,他二人也是在古家幾名強者的庇護下,勉強逃了出來,要不然就以他二人的勢力也早就成了刀下魂。

    古云天臉色無比難看,看向古家眾人,他始終不相信這眼前的一幕是真的,沈凌居然親自殺上門來,讓整個古家措不及防,而關鍵是在行動時一點風聲也沒有,心中無比重復著一個問題:“怎么可能。”

    他身旁的老者感覺不妙,急忙向旁邊一名侍衛喊道:“快集結所有古家之人。”

    話還未說完時,一道嘲笑之音傳:“不用了吧,古家所有的侍衛應該都在此了。”

    說話的是名微胖中年男子,而這人自然是古樓館的段友,他一臉冷諷道:“不過你古家重兵把守的地方,還剩一個老不死的,看樣子是在閉關,我等就沒有打擾他了,早就給他備了份大禮。”

    一聽古云天身形猛然一顫,古羅雙眼怒火四射,全身筋骨爆漲,老者眼神悲落,所有古家之人無不感到一絲絕望。

    古云天看向身前足足不到五十多名的侍衛,心中滿是悲憤,“古家不會就這樣被滅了吧。”

    沈凌先是看向古云天,眼神除了冷外,毫無波動,最后一一掃過眾人,只是在古宋和古琴兩人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

    感覺沈凌的殺意,古羅爆粗道:“你就是沈凌,這些都是你他媽干的?我這就。”

    他話還沒說完,只見一道劍旋掃出,向他直逼而去,劍旋如龍卷一般,快如閃電,瞬間將擋在他身前的幾名侍衛斬裂,血漿橫飛,而古羅的身體也飛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地上。

    剛發生的一切太快了,也就短短數秒的時間,這讓古家所有人都心生膽懼,這沈凌勢力也太恐怖。

    古羅一手捂住胸前,勉強爬起,全身大汗而下,剛才若不是自己身前的幾名侍衛擋著,自己恐怕已被斬殺,現在他不得不服,這沈凌的確是個危險人物,且下手更狠的那種。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