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念神宙 > 第二十九章:龍家坎州那位
    待龍亮遠去,青妮恢復了神色,向沈凌道:“公子不該為了青妮得罪龍家的,我,我只是一個奴婢之身。”

    沈凌淡定反問道:“龍家比古家如何?”他知道天和城三大家族中就以古家為主,這龍家怎么發展也沒有城主古家勢大,他連古家都不怕,何況是他龍家,在沈凌看來,若是機會得當時,他可以將古、龍兩家一并滅掉。

    青妮低聲道:“自然是比不過古家。”

    沈凌看向青妮道:“那就好,古家我都沒有放在眼里,所以不用擔心,”說著他又像想到了什么,從衣袖中拿出一份文案來遞了過去道:“對了,這是你的契約,從現在開始你已經不是這天一酒樓的奴仆了,你自由了。”

    青妮眼神陷入了呆滯,仿似還在回蕩沈凌的那句話,接過那份契約,看清上面的字跡后,淚水浸在眼眶直打轉,雙手仿似在輕微顫抖,她沒想到沈凌真的為他贖了身。

    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青妮急切問道:“公子是怎么做到的?”

    沈凌只是留下一句:“我說過,我會幫你的,至于過程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已經自由了,以后你可以去追求你想要的,這樣不是更好嗎。”

    青妮一臉堅定,微微點頭,只是眉宇間還有一絲憂郁尚存,她看向沈凌小聲道:“那,那公子剛才,剛才說的話還算數嗎?”她那聲音本就溫和細柔,這一小聲之語仿似鼓足了無限的勇氣才說了出來,帶著一絲羞澀的她瞬間感覺耳后發燙。

    沈凌一時沒聽清,只聽見她說什么話之類的,便反問道:“什么話?”

    青妮更是一臉嬌羞,她根本不敢看沈凌的眼睛,聲音壓的更低,吞吐道:“就是,就是你,你跟龍亮說的那句啊?”

    見青妮一臉害羞樣,他頓時明白了青妮的意思,沈凌突然覺得有絲尷尬,一時之間不知怎樣才好,他知道這丫頭肯定是誤會了他那句:“她是我的人,”才會這樣問。

    沈凌一臉真誠的看向青妮道:“青妮,如果你不嫌棄的話,你我可以結為兄妹,以后我沈凌便是你的哥,你便是我的妹,誰若欺負你,就是欺負我沈凌,”接著沈凌又平靜道:“當然你愿意才好,我沈凌絕不會強人所難,你自己做主。”

    青妮一聽,身體一怔,臉上隱隱有絲失落之情,卻又強忍于心,口中念道:“兄妹,”接著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她朝沈凌微微躬身道:“謝公子為青妮贖身,若公子不嫌棄,青妮只愿一輩子跟隨公子做個身邊的婢女便是。”

    沈凌將青妮扶起,道:“記住在我沈凌眼中,人是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的,因此你我就是兄妹了嗎,這也是我幫你的原因。”

    青妮擦干了眼角的淚水,點了點頭道:“青妮聽公子的。”

    沈凌也是松了口氣,朝她道:“既然聽我的,那為何還不改口?”

    青妮一時才反應過來,改口叫道:“哥哥在上,受青妮一拜,”說著朝沈凌便要行叩拜之禮。

    沈凌立馬扶起,在她尖輕輕一捏,笑道:“以后在哥哥面前也不需行禮,既然是兄妹,就要像兄妹的樣,”說著他便朝前走去,只留下一句:“走吧。”

    青妮怔了怔,臉露微笑,那一笑是從來沒有過的燦爛,隨及跟在其后。

    ...

    天和城龍府,一白衣青年踉蹌著身子向龍府大門而去,原本白衣作身的他,卻沾滿血跡,破洞百出,一身狼狽相。

    一到府門見龍家護衛后便癱軟了下去,剛才他受的哪一擊,著實不清,躺地后,在他的痛嚷聲中,兩名護衛迅速上前將他扶起,抬進了龍府。

    “誰干的?”龍府大堂上,一中年男子霸氣問道。

    躺在桌椅上的白衣青年尖聲呼痛道:“爹,你要為孩兒出這口惡氣,傷我那人就住在天一酒樓里。”

    一提天一,中年男子憤怒道:“你又去了天一酒樓去廝混,整天游手好閑的,早晚惹出些事來,”隨后他雙眼微閉,若有深意道:“難道是他天一將你打成這樣?”

    白衣青年仍呼著疼,哭喪著臉道:“爹,你太看得起他天一了,我龍亮還真沒把他天一放在眼里。”

    原來說話的白衣青年便是龍亮,此刻他已經逃回龍府,決定帶人再去找沈凌沈凌麻煩。

    中年男子一聽,極力壓制著怒火道:“那是誰?”

    龍亮憤恨道“一個匹夫小子,年齡仿似沒我大,卻有一身修為,”隨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對了,那小子好像擅長用暗器傷人,我這傷便是他暗器所傷。”

    其實龍亮根本就沒看清沈凌是如何出招的,自己就摔了出去,他哪知道沈凌對他出手全靠勢力,哪有什么暗器在身,這只不過是龍亮自欺欺人的理由罷了。

    中年男子踱步思慮道,“暗器,”在他看來在天和城能用暗器傷到他亮兒的,且年紀比亮兒還輕的,沒幾個能做到。

    中年男子眼神里有絲憂慮,朝龍亮叮囑道:“自從押往坎州的那批奴隸遭劫后,風聲便更緊了,坎州各大勢力都有動作,甚至都驚動了皇室,你小子還是少出去惹事,若是惹到了坎州的勢力,咋們龍家都擔待不下來。”

    龍亮聽后,仍是一聲哀嚎道:“爹,看那人穿著并不是坎州來的的人,倒是像窮鄉避壤里出來的,你讓孩兒帶人除了他,要不然孩兒出不了心中這口惡氣。”

    中年男子一聲爆呵道:“放肆,連爹的話你都不聽了嗎?”

    龍亮頓時嚇得,不敢做聲,連呼痛聲都憋住了。

    可就在這時,一道平靜之音傳來:“是誰傷的我孫兒,”接著一老婦威嚴而來。

    老婦一到,躺在一旁的龍亮,踉蹌過去一把抱住其雙膝,哭喊著:“祖母,要為孫兒做主啊。”

    中年男子,朝老婦恭敬道:“母親,這事恐有蹊蹺,只怕還是忍一忍,萬一亮兒得罪的是坎州的大勢力,我龍家如何收場。”

    老婦超中年男子厲聲道:“難道我龍家也是隨意欺辱的不成,”隨后她看了眼龍亮,帶著一絲疼惜將其扶起,道:“亮兒,跟祖母說說,是誰這么大的膽敢把你傷成這樣,我倒要看看他是那方勢力。”

    龍亮先是看了眼中年男子,接著便道:“祖母放心,那就是一個鄉避小子,不是個有勢力背景的人,只要讓我在府里挑上幾個好手,便能將其處理了,要不然亮兒在天和城還如何做人,還不給龍家丟臉。”

    老婦聽后,微微點頭道:“你盡管去做,記住多挑幾名修為深的人去,免得有差錯,”隨后她又看了眼中年男子道:“你看如何?”

    中年男子怔了怔,恭敬回道:“一切都聽從母親大人安排,”只是在那一瞬有一聲輕嘆無人察覺。

    老婦朝龍亮道:“亮兒,先下去療好了傷,再行動,下去吧。”

    龍亮應聲后,便恭謹退下,只是一出大堂門后,眼神露出一絲兇光,輕語道:“哼,看你小子還怎么跑,”隨后又陰笑道:“青妮,你早晚是我的。”

    待龍亮離去后,大堂之上,老婦看向中年男子,搖頭道:“龍康,你作為我龍家第一長子,萬事要繼龍家之事一身,像你這樣唯唯渃渃,遇事便怕著,怕那的,何以掌托我龍家之威。”

    原來這中年男子便是龍家的長子龍康,也是龍家的家主,只是龍家還有這名老婦尚在,一切權威都集為一身,這讓他敢反對。

    龍康輕聲道:“孩兒是怕得罪了不該得罪的勢力,母親大人,別忘了坎州,還有皇室。”

    老婦一聽,隨后笑道:“難道別人就不怕我龍家坎州那位嗎?也不是誰都能得罪的起的,即便是皇室,”說這時她眼中一臉傲氣。

    中年男子只是默不作聲,微微點了點頭道:“母親大人說的極是。”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