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念神宙 > 第二十三章:我選后者
    一陣飛行后沈凌便嵌入了天和城,接著朝住所飛去,臨近住所后,沈凌感覺有一絲怪異,可探出靈魂神識后,也未任何動靜,沒多想沈凌便進了住所。

    可腳步剛入內,沈凌便臉色突變,大感不妙,瞬間數道飛劍由茅草屋破頂而來,直逼沈凌。

    見狀,沈凌身影一卷,避開飛劍,玄移動八步二重生效,幻影重疊直沖房頂而去。

    破空而立后,空中六道人影將沈凌圍住,月光下無法看清楚六人模樣,因為六人皆是黑衣蒙面著身,隱藏了身份。

    沈凌感知著六人,發現這六人的修為并不低,都是鑄體五重中期的勢力,心中猜,想能一下出動六名鑄體的,十有八九不是左家就是古家了。

    六人中,其中一人微微上前,沉聲道:“終于等到了你,還以為你小子躲了起來,今日看你還怎么逃,準備受死吧,”說著他簡單一個手勢,其他五人便向沈凌圍了過去。

    沈凌臉上閃著一絲疑慮,這說話男子的聲音讓他有種似曾相識之感,內心道:“跟自己結怨的,也只有古家,而左家也曾派人跟蹤,看來這六人不是左家便是古家的人。”

    見男子發出號令,沈凌笑道:“你還真看得起我沈凌,一來就出動五名鑄體,這以多欺少,你也不怕人恥笑。”

    那名蒙面男子冷笑道:“這大晚上的,做了你又有誰能知道,誰叫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說著他又向五人喊道:“殺了他,不必留全尸,做干凈點。”

    見五人同時圍來,沈凌臉角劃過一絲弧線,笑道:“是嗎?你還真自信,誰做掉誰,只有試試才知道了,”說著他輕躍踏出,身影猛一閃,一道殘影劃過,玄移八步二重再次釋放,數道幻影時分時合,速度甚快。

    在玄移八步二重的施展下,沈凌幻影閃至一黑衣人身后,一掌劈下,只聽一聲慘叫響起,接著這名黑衣人便落空而下。

    剛才那一掌凝聚了暗影劍訣第一劍的威力,沈凌以掌為劍,在玄移八步二重的配合下,完美將對方斬殺。

    隨著這名黑衣人的落下,其余四人都是相識了一眼,感到大為震驚,他們感覺沈凌剛才的出招太過詭異,速度竟如此之快,那可是一名鑄體五重的修者,就這樣輕松被斬掉。

    那名發號施令的黑衣男子,眼中閃出一絲驚疑,蒙面中看不出他有任何表情,但眼神中閃著一絲復雜和怪異,他始終感覺現在的沈凌怎么跟昨天不一樣了,一晚上勢力竟然暴漲的如此恐怖,心中暗誓:“此人絕不能留,如此年輕便有這等修為,以后定是后患。”

    他朝四人厲聲道:“不管用什么方法,殺了他,絕不能留活口。”

    在男子的號令下,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朝沈凌施劍而去,四個鑄體合擊而來,一是為自己增加膽識,二是不給沈凌留一絲喘氣之際,他們始終認為一個鑄體五重的修為,怎能抵得過四個五重的合擊。

    面對四人再次撲來,沈凌沒停留絲毫,一個閃身,玄移八步第三重釋放,只見其身影不停旋轉,八道玄影瞬間閃出,最后實影閃至一名黑衣人身后,又是一掌斬下,又一名黑衣男子落空,只是這名男子連聲音都為來得及發出,已無聲息。

    這次沈凌的劍威和速度較剛才更快,一掌斬下之際,瞬間奪過那名黑衣人手中的劍,接著又是一個旋身,一道劍旋向四周斬下。

    兩名黑衣人頓時被劍旋掃中,慘叫中早已沒了聲息,而另一名黑衣人稍幸運,帶劍的手臂已不知去向,整條胳膊鮮血噴涌。

    三名中又有兩名黑衣人落空而亡,一名被斬掉整個手臂,這沈凌的戰力無不讓人感到驚悚,那名斷臂的黑衣人滿臉驚恐,強忍著劇痛向身后品拼命遁去,可惜他太低估了沈凌的仁慈,一道劍芒瞬間洞穿過他的身體,墜落而亡。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仿似不到十息時間,五名鑄體五重境的人就這樣被沈凌輕松斬殺,而且一個手段比一個手段瘋狂,那名發號施令的黑衣男子,眼神中露著不安,仿似身體在輕微顫抖。

    他遠遠沒有想到,現在的沈凌經過一個晚上,竟然成長到了如此程度,能斬殺五個鑄體五重中期的人,那是修為至少要在七重才能做到的事,此時他無不后悔自己太過于輕敵了,本想到五個鑄體五重的勢力,再加上自己,解決掉沈凌便是綽綽有余的事,可現在看來,不但沒將其斬殺,反還自身難保。

    沈凌轉身,一臉冷峻的看向蒙面男子,嘴角淡出一絲冷色道:“說吧,為何要追殺我,古良大人。”

    蒙面男子身體一怔,冷顫道:“你,你怎么就斷定我是古家的古良?”

    沈凌并未搭理,就在蒙面男子說話間,早已身影閃出,頓時蒙面男子感到一股威壓之勢壓來,只見不知何時,沈凌已閃至其身側,冰涼的劍刃早已貼在其喉嚨處。

    接著一道劍風而起,瞬間將男子的蒙面掀翻,一張熟悉的臉閃現,沈凌自語:“還果真是你,”此人正是古良,憑借之前聲音的辨別,沈凌便發覺是他,沒想到自己的猜測果真不假。

    古良一雙驚恐的眼神無法遮掩,看向沈凌,顫聲道:“你想怎樣?”

    沈凌有點無語,冷狠道:“還能怎樣,你都主動找上門了,難道我還那能給你第二次機會,”他沈凌最反感的就是這些高高在上、目中無人的家族子弟,明明是他帶人來殺自己,結果反要被他殺時,還問這么低智商的問題。

    見劍刃緊貼喉部,古良冷汗大冒,顫抖道:“我,我是古家,家主之子,你若殺了我,古家一定不會放過你,定會遭古家追殺,我勸你還是放了我。”

    沈凌一臉譏諷道:“是嗎,這樣說來我還真應該放了你,然后在等著你古家前來報復是吧?”

    古良哆嗦了下,忙回道:“不會,不會的,只要你放了我,進了我古府,只要有我罩著,以后定會前途無量。”

    沈凌越發覺得可笑,感覺自己也是無趣,既然還能跟仇家調侃上,當下無語道:“怎么能信你,”隨后怒言:“你古家實為城主,卻世代欺奴隸,勾結坎州勢力,欺霸善民,無惡不作,這樣的古府應被世人誅之,還讓我進古府。”

    見沈凌大怒,已起殺心,古良閃出一絲蒼白,吞吐道:“別殺我,求你別殺,只要你放過我,我身上的金幣都歸你,若是不夠,你盡管開口嗎,我古家有的是錢。”

    見沈凌未動聲色,古良又忙解釋道:“我古家只是為坎州做事,那些奴隸也是坎州所挑選,再說,這些奴隸身份本就低賤,那都是他們的命,本就應該服”

    最后一個“從”字還未出口時,只見一道劍光閃出,接著鮮血如柱,一個頭顱飛了出去,整個夜又安靜了下來。

    沈凌冰冷的眼神沒有任何波動,一聽古良提及奴隸本應服從時,他便壓抑不住內心的怒火,因為曾經的他也被視為奴隸,這讓他相當不爽。

    沈凌輕吐了口氣,慢慢收回長劍,沒看地上的尸體一眼,只是口中自語道:“為了憤怒而殺人,還是為獲得權力而殺人,我還是選后者。”

    一陣感嘆后,沈凌飄近古家尸體,將古家之人身上的儲存袋大肆搜刮了一番,最后大概清點了下,沈凌露出了一絲輕笑。

    讓沈凌沒想到的是,這古良身上錢幣中沒有銀幣,全是金幣,而且光金幣就是五千,這讓沈凌大為吃驚,不禁感嘆,還真是他媽有錢的主,而在另外五名黑衣人身上也搜刮了不少銀幣和金幣來。

    經過清點,共計八千金幣,五千銀幣,中品靈石十顆,沈凌心中樂道:“早知道殺人掠貨也可積攢金幣和靈石,就不讓婆婆為我想辦法了。”

    說著沈凌便看向夜空,此時的夜沒了月光,天邊逐漸有絲開亮,只留著幾顆繁星閃爍,這是的他便開始有點想念婆婆了,心中滾動:“也不知婆婆幾時能回來。”

    收回心神,沈凌看向遠處早已被掀翻的屋頂,嘆了口氣:“看來也只得搬了,”接著隱入了儲存袋,便繼續向住所走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