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念神宙 > 第十二章:啞婆
    沈凌這一突然舉動,讓丁大力是徹底服氣,簡直有點懷疑自己的人生,不止是丁大力一人,在場所有人都沒預料沈凌會有此舉,這就是從不按常理出牌的沈凌。

    剛剛還一副底氣十足、狂妄不羈的樣,結果卻截然相反,這讓眾人怎能預料,其實在沈凌看來,面對如此強者,如果不屈服,雙方就只有開戰,而在打不過的情況下,很簡單就一個字跑,至于跑不過,那就另說了,所以沈凌之前的狂傲也是為出逃做準備。

    沈凌在前,丁大力隨后,兩人一前一后朝荒野之南而逃,因為沈凌很清楚,天和城在坎州的最南處,若是往荒野之北而去,那離坎州就越近,危險就越重。

    見沈凌二人突然出逃,中年男子眼神陰冷,一臉怒氣,雙拳緊了又緊,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

    而老者卻依然平靜,嘴角露出一絲弧笑,低聲道:“處理下,記住兩個都要活得。”

    中年男子恭謹回道:“是,四長老,”說著身影一起,朝兩道身影急速追去。

    見中年男子身影越來越近,沈凌朝丁大力大喊道:“你我二人分開,反正不往北去就行,盡量逃去,能拖延一分是一分。”

    說著二人隨即分開,一個朝南,一個超東南分向而去。

    可二人才飛行數百米遠時,身后卻傳來陰冷的狂笑,中年男子大笑道:“可笑,這樣也想逃出我的手掌,簡直可笑,”說著他的身影已出現在了二人前方數丈之距。

    沈凌內心大驚:“鑄體九重巔峰境的速度怎么會這么快,看來逃也沒用,”他鑄體四重的修為雖能殺七重之修,但那已是拼盡全力勉強誅殺,現在此人九重巔峰,所展現出來的勢力完全成壓倒之勢,還怎么逃。

    沈凌止住身形,看向中年男子笑道:“既然跑不贏你,那就只有一戰了。”

    沈凌很清楚,這年男子追上后,并未下殺手,似乎并未想要他二人的命,只是想留活口。

    同時丁大力也停止飛行,凝神戒備,向沈凌這邊靠來。

    中年男子慢慢轉身,看向沈凌,陰陰笑道:“到這份上了,居然還這么狂,等抓住你后,定讓你痛不欲生,勸你二人識相的,就束手就擒,”

    見中年男子正要動作時,沈凌道:“既然跑不了,落在你手上也是死,那何不一戰,只是我很想知道你是何人何派或是那家族的勢力,我沈凌從從不殺無名之輩。”

    中年男子哼道:“恐怕你現在還沒資格和我談這些吧,”接著他又苦笑道:“也罷,反正你二人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告訴你也不妨,記住坎州曾家便是你們的落腳點,我曾家雖算不上什么大宗派,可在坎州也算得上四大家族之一,因此勸你二人也別做無謂犧牲。”

    一聽是坎州曾家,沈凌和丁大力都是相視一眼,沒想到干掉了左家之人,又來一個曾家,果然不是一路人。

    沈凌問向丁大力,輕聲道:“曾家,你可曾熟悉。”

    丁大力回道:“不是很了解,但傳聞也是坎州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勢力不差于左家,”接著丁大力又傳音道:“不過仿似聽聞曾左兩家一直不和,兩家矛盾重重,明里暗里都在較勁。”

    沈凌點了點頭,知道曾家也參與了進來,只是眼下也沒有萬全之策逃走,內心閃動著各種想法,可現在卻是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只希望死老頭兒顯靈了。

    想到這里,沈凌突然奇想,隨后朝中年男子冷峻道:“一個曾家也敢來劫人,真是好大的膽子,想必你剛才也看到了左家之人是怎么死的。”

    沒等中年男子開口,沈凌又接著道:“你們也太天真了,我若真是一個奴隸身份,又怎會滅了左家之人,我身后的宗門又豈是你這家族勢力能干預。”

    在強大的靈魂之力護體下,沈凌的每字每句無不帶著一種威勢,那種氣勢哪像一個奴隸身份的人。

    聽后中年男子一愣,臉上露出一絲莫名,仿似沈凌的話讓他陷入了沉思,因為現在的沈凌所展現出來的威壓氣勢不弱自己絲毫,心中暗道:“若他身后真站有一大宗門庇護,那豈是曾家能擔待的下來的。”

    要知道武修大陸,何其遼闊,在這個宗派林立的世界里,一個小小的家族勢力又怎敢去得罪一個宗門,滅你一個家族也是輕易而舉的事。

    就在這時,突然老者傳音道:“他年級這么小,不要受他蒙蔽,若真有一個宗門在,他不可能逃,也不可能只他有一人存在,這只是他在虛張聲勢而已。”

    聽聞后,中年男子恭敬道:“是,四長老!”隨后看向沈凌二人,沉聲道:“既然你二人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只好動手了,”說著衣袖一揮,瞬間一雙巨大的手掌如鐵網一般向沈凌二人抓去。

    見巨掌襲來,沈凌喉嚨滾了滾,暗嘆道:“這他媽是什么功法啊,也太詭異了。”

    巨大的手影如一張巨網,覆蓋面甚廣,關鍵是正巨掌帶著一道境禁向四周蔓延。

    沈凌一咬牙,爆呵而起:“媽的,開始干,”說著全身真武魂釋放,一舉朝那掌影中心沖去。

    見狀丁大力也是奮力而起,他手中長劍不斷揮舞,也是朝巨掌斬去,只是口中喊著:“媽得死就死,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條好漢。”

    見這事態,中年男子一臉鄙視,蔑視道:“不自量力。”

    可就在沈凌拳影快要觸及那巨掌時,頓時一股充沛道力悠然而起,速遍全身體,那一瞬自己的修為仿似跨越了幾個大境,全身猶如神力附體。

    一道拳影從沈凌手中脫離而出,像一個火球拖著長長赤浪,瞬間洞穿巨掌,接著一聲爆響猶如天雷,漫天的火浪將方圓數米覆蓋,所蓋之處無不化為灰燼。

    場中一片寂靜,所有人得表情仿似都被定格,因為他們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親眼見到一個鑄體巔峰的存在就這樣化為了灰燼。

    中年男子根本沒來得及任何反應,連聲音也沒有留下,能做到這樣的是怎樣一個存在,沒人敢想。

    沈凌也被他這夸張的一拳驚住了,可隨及又反應了過來,他始終相信那個幫他來到這個世界的老者終于出手了,抿了抿嘴,沈凌收回拳,心中低喊道:“前輩是你嗎?”可讓沈凌失望的是久久沒有回音。

    剛才一拳產生的炙熱氣浪,彌漫四周,還能境的老者迅閃開數丈之遠,眼神顫抖中無比冷峻,嘶啞的聲音再次響起:“不知,不知閣下是那門宗派的高人,老朽多有得罪,還望閣下能,能饒恕,一切都是我曾家的錯,”說著老者低微著身子以作賠禮,到現在傻子都相信這沈凌身后必有一個可怕的存在。

    丁大力也跟眾人一樣,夸張的嘴久久合不龍,眼神呆滯的如看怪物一般盯著沈凌。

    沈凌見狀并未急著搭理,他正奇怪的這位前輩為何不顯身一見。

    就在沈凌思尋時,突上空一角一道刺眼光亮一閃,接著虛空猶如撕裂了一道口子一般,一道靚麗的背影,身著灰衣,長發披肩,那身姿分明是像是一個中年美婦的身影。

    這道身影輕飄于地上后,沉默了片刻,冷冷道:“一個曾家也敢隨意動手,看來世界都亂了不成。”

    沈凌看著道麗影,眼神復雜,情感分明,他能感受到女子身上的一絲溫情,這道身影既熟悉又陌生,讓他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女子說完后緩緩轉身,目光帶著慈柔落在沈凌身上,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這個看似中年的女子是極為的普通,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她那張臉,一張絕美的臉上竟然充滿了滄桑和疲憊,臉角的一處疤痕凹起,不知經歷了何種的苦難,若不是那道疤痕,她也是美顏一絕的女子。

    然而當女子轉身的那一刻,沈凌激動不已,眼角竟然浸出了淚水,一聲:“啞婆”叫出了聲,讓所有人都為之震驚。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