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念神宙 > 第十章:暗藏殺機
    荒野之空,一個身影凌空良久,沈凌望著墜樓而下的左霸銳,輕吐了口氣,冷峻而緊繃的臉也終于得到了一絲松弛。

    而這時場面一下熱騰了起來,幾十名奴隸無不熱血高漲,他們像是重新獲得了自由和新生一般,眾人口中無不高呼“沈凌”二字,仿佛沈凌這個名字早已印在了每個人深心一般。

    沈凌憑一人之力斬殺左家四名強者,這是他們無法想象的,這場惡戰讓他們見證了一個少年創造了奇跡,同樣也見證了一個天才的崛起,因此眾人內心無不激動熱血。

    微風飄蕩,一縷長發輕揚,沈凌將長劍收起,一個閃身向某處飄去。

    遠處丁大力面色蒼白,血跡遍身,當看到沈凌臨近時,痛苦的臉上擠出了笑意。

    見丁大力正要掙扎起身,沈凌笑著伸出手,一把將其拉了起來,關切道:“沒事吧。”

    丁大力勉強站穩身,憨笑道:“還好,我說過我命大,死不了。”

    沈凌遞過長劍,感激道:“剛才還多虧你給的這一劍,這劍還是你收下吧。”

    隨后拍著其肩膀,調侃道:“你小子可以啊,毫無知覺就突破了,這處戲藏得好,也演的好。”

    丁大力接過長劍,擦拭著嘴角的血跡,點了點頭,依然憨笑道:“運氣、運氣、真的全靠運氣。”

    原來就在左單趁機偷襲之前,丁大力早已由凝脈境突破至了鑄體境一重之修,只是一直隱藏著沒有暴露而已,也正是因為有了鑄體一重的修為才能截住左單哪一擊保住性命,也才在危難之際緩解了沈凌的壓力。

    丁大力甚是激動道:“沈凌兄,沒有你,我們所有人都得死,我不敢保證其他人,但是至少我丁大力的這條命是你給的,從今后我丁大力愿跟隨你左右,隨你差遣,”說著便單膝下跪。

    說話間,眾人也都圍到了跟前,幾十名奴隸也都朝沈凌紛紛下跪,俯首喊道:“我等都愿生死追隨。”

    看這場面,沈凌一時被震住,經歷兩世之路的他,還從未見過這樣的場面。

    沈凌一一掃過眾人,最后落在丁大力身上,見其帶傷下跪,沈凌輕吐了口氣后將其扶起,堅定道:“我說過我們是兄弟,不是主仆,以后永遠也是兄弟,因此不存在誰追隨誰之說,只要是兄弟,無論身在何處,是福是禍患難與共。”

    丁大力甚是動容,什么也沒有說,滿臉堅定的點著頭道:“今后你就是哥,我就是弟,以后我就叫你沈哥了,”在他看來能結識沈凌這樣的人,并以兄弟相稱,這是他萬分的福分,就是死也值。

    見丁大力一臉認真樣,沈凌也并未推辭,他覺得男子漢形象就應該豪爽,若是一再推諉,又豈是男子漢的做派,因此便順了他的意。

    接著沈凌再次看向眾人,朗聲道:“你們不必這樣,都起來吧,我沈凌是個不拘小節之人,一個人隨性慣了,也不需要有人追隨。”

    接著又肅然道:“記住,你們的命是自己的,不是別人的,命運應該由自己掌控,奴隸只是別人強加給你們的枷鎖,今日我沈凌能救下你們,雖存幾分運氣,但那也是靠自己的骨氣和尊嚴爭來的,希望你們以后活得有骨氣一點,大家還是盡快散去吧,左家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一聽左家,眾人便紛紛起身,竊竊私語起來,隨后三五成群的商討著如何逃離。

    沈凌知道這些大多是貪生怕死之人,在真正的生死面前,也逃脫不了凡俗之命,在強大的威懾和壓迫下,他們寧愿委曲求全,甘愿為奴,保全性命,也不愿有尊嚴骨氣的死去,這也許就是他們的命運。

    因此沈凌很清楚,這些人的追隨,更多的是負擔和累贅,在自己沒擁有足夠勢力之前,他們是幫不了自己,反而還會害了他們,所以才叫大家盡快散去,因為危險也在步步逼近。

    但丁大力卻不同,在自己困境時,能與自己共患難的人,沈凌可以用心去銘記,這樣的人,可以一輩子稱兄稱弟。

    ...

    荒野之空某處,一道涼風吹過,暗云密布間,兩道模糊的身影時隱時現,他們隱匿在上空早已多時,未曾暴露一絲氣息,注視著下方所發生的一切。

    突然一道身影朝另一道影子輕聲道:“四長老,你怎么看?”

    另一到身影輕咳了聲,嘶啞道:“這個年輕人不簡單,能連殺左家四名鑄體之人,來歷并不簡單。”

    原來這兩道影子是一名中年男子和一老者的身影,他們憑借強大的修為一直隱匿在上空,一直跟蹤著這一批奴隸到現在。

    中年男子:“這個叫沈凌的少年,并不像一個奴隸身份,難道真是來找左家晦氣的?”

    老者低沉道:“這很難說,別忘了這幾年各派都在查的事,恰巧這人也姓沈。”

    中年男子疑惑道:“四長老的意思是,這少年就是傳說中沈家的后人不成?”

    老者頓了頓:“這也只是猜測而已,這小子能在一晚上修為大進,定有古怪,還好今日是撞在了你我手里,不然以后成長起來定是后患。”

    聽老者這一說,中年男子哼笑道:“只怪他左家勢力不精,竟派左霸銳那個蠢貨來負責押送,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現在劫過這批奴隸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聽后,老者淡淡道:“在坎州他左家勢力盤根,就一直與我曾家作對,這次也讓他左家吃個暗虧,”隨后又接著道:“記住劫過這批奴隸后,重點是那名少年,一定要做的干凈,千萬別讓左家的人查出什么蛛絲馬跡來。”

    中年男子符合道:“四長老,說的極是,不過那個姓丁的也不錯,帶回坎州后定能訓成個不錯的獸奴來。”

    說著兩人都低笑出了聲,只是笑聲帶著詭異,隨后身影如幽靈般朝下方飄去。

    ...

    眾人聽完沈凌之言后,正準備向四處逃去,沈凌看來丁大力一眼道:“怎么樣,你這傷還能行走不?”

    丁大力咧著嘴道:“放心吧沈哥,這點傷還是受的起的,”隨后又接著道:“這還得感謝你,要不是你事先就將左單重傷,我也不可能將其誅殺。”

    說這話時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立馬朝沈凌興致道:“對了,忘了還有好東西可搜刮,”說著他指了指左霸銳尸體。

    被他這一提醒,沈凌這才想起,內心道:“原來這就是殺人掠貨,左家是坎州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想必身上一定有些好貨才是。”

    沈凌笑罵道:“還是你小子機靈,”說著二人便朝左霸銳的尸體飄去。

    可就在他二人剛開始行動時,上空卻突然仿似有兩道身影如黑云壓頂而來,那種威壓之勢,仿似能讓人窒息一般。

    正準備逃竄的人群,無不被這兩道身影震在了原地,露出絕望之色。

    沈凌眼神一凝,靈魂之力感知到來人的恐怖,內心無比凝重,前來的兩道身影,武修境界都是方才左家四人無法比的,特別是哪個老者。

    丁大力臉色也凝重了起來,自語道:“還能境之人。”

    沈凌也沒想到居然招來一個還能境的強者來,而且另一名中年男子也是鑄體巔峰的存在,這也讓沈凌一時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來應對。

    武修大陸修為跨一個大境,勢力差距就是天壤之別,這名還能境的老者豈是他們這些鑄體境之人能對付的,沈凌內心道:“看來這會自己是兇多吉少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