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念神宙 > 第九章:記住我叫沈凌
    左霸銳眼神陰沉中雙拳一緊,霸氣外放,朝沈凌一聲怒吼而去。

    沈凌凝聚心神,朝左霸銳一個俯沖而下,急速中凡武魂二重之力在體內瞬間凝聚,現在的沈凌,不需要隱藏自己鑄體的修為,用盡一切力道,奮力一搏。

    二人都是一個閃身便臨近了對方,讓沈凌感覺不同的是,這個左霸銳不虧是鑄體境的強者,此人速度和力道都是之前那三人無法比同的,那種威壓之勢,讓沈凌感到光憑自己體內的凡武魂是很難將其擊殺,心道:“看來關鍵時候不得不動用底牌。”

    這一擊,左霸銳并沒有動任何功法,而是同樣憑借修為的壓倒之勢一拳轟來,在他看來,這一擊僅作試探,而且剛才的自己并沒出盡全力,就算沈凌隱藏了修為和勢力,也對他也形不成任何威脅。

    一道勁風肆意,眾人臉色無不凝重,都細細盯著場中二人的較量,在他們看來,這場較量的勝負至關重要,直接影響到他們接下來的命運,因此在心底,他們當然是站在沈凌這邊,無不希望沈凌能再次迎來奇跡。

    丁大力也是細細的盯著場中,雙拳緊握,那目光無比凝重,而又無比堅定,他相信沈凌一定能戰勝對方,因為對方從昨晚到現在已經無數次帶跟他震撼,他感覺沈凌是一個表面看上去狂妄,且行事總是讓人摸不著頭腦,總是逆向而為的人,但最重要是那股無比狂妄自信里,透著一股無比穩重的氣息,因此他相信沈凌是一個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的人。

    只是注視場中一切的丁大力,偶爾也將目光盯向遠處癱坐在地的左單,在他看來雖然這人已受重傷,但也免不了突然發起偷襲的威脅。

    二人閃近時,只感雙方的拳塊并未接觸,而是透出兩股拳風相抗,速度之快,這就是兩者使出的純凈力道,其實鑄體期的修為主要就是一個力道的比拼。

    只聽場中轟隆一聲巨響,二人雙拳所造成的威勢將整片場地沒入了煙塵之中,只見周圍塵土四起,這讓眾人都驚出了聲來,不由得向后退了開去,面對這場較量,他們可不想當犧牲品,這場高手的較量,誰知道能施展出什么邪術來,他們可沒忘記剛才那尸融毒丹的威力。

    一拳對抗后,二人隨即分開,見左霸銳穩住身形之際,拔劍而起,再次威勢而來,沈凌目光一凝,左霸銳終于動劍了,這讓沈凌心中完全沒有底,若是碰上一名劍修,再加上功法,那威力自然不可低估。

    面對左霸銳狂霸一劍,沈凌凡武魂二重祭出,同時靈魂力暴漲,一個側身閃過,劍影從沈凌斜肩斬下,利劍在虛空中仿似劃出一條長河,帶出一股混沌之氣,凄厲無比。

    馳影閃動間,沈凌旋轉起身,接著爆拳俯沖而下,凡武魂二重之力在沈凌強大的靈魂力下,發揮的淋漓盡致。

    左霸銳見勢,止住身形,立馬回斬而來,巨響聲再次爆起,只是所產生的煙塵如烏云襲卷一般,灌頂而來下,將二人再次吞沒。

    眾人表情凝重,無比向后退開去,他們不敢相信這是一個鑄體四重與七重之間的罕見較量,沒人敢斷定最后是鹿死誰手。

    煙塵彌漫之際,兩道身影再次沖天,此刻的沈凌滿身破爛,一臉污垢,在剛才一擊中,凡武二重在靈魂之力的結合下,勉強接下了左霸銳這一劍,這讓沈凌更加深信了自己之前的推測,可是又不得不萬飛小心謹慎。

    反觀左霸銳也好不到哪兒去,除一身輕塵外,早已是披頭散發,一臉爆怒,在這狂霸一劍中,沒有占據完全的優勢,這不得不讓他大怒。

    爆沖而起后,左霸銳和沈凌彼此隔空而立。

    左霸銳怒視道:“果然還有些手段,這一劍居然也沒傷你分毫,看來是我左某小看了你。”

    沈凌嗤道:“狂妄之人,自是輕傲,你自不例外,剛才那份自傲去哪兒了。”

    左霸銳哼道:“你雖能接下我一劍,可還是得死在我劍下,接下來看你還有何運氣接我一劍,因為你已經沒有任何機會。”

    說完面色陰沉,全身大漲,凝結之氣將自身籠罩成金光之體,手中長劍凝空于雙掌間,劍氣之色、光華流轉,劍身突然爆漲了數倍,祭在胸前已是幻化為十二道劍身,十二道劍影并排當空、橫指沈凌。

    每道劍刃透出無死無劈的氣勢,勁風張揚,那種無形的威壓之感,讓場中眾人皆是一陣冷汗,無人不知這左霸銳已祭出劍訣功法,拿出了他真實的勢力,現場陣陣私語。

    正當嘩然之際,地上傳來一道關切,丁大力朝上空沈凌奮力喊道:“小心啊,那是左家的玄級劍訣十二劍齊。”

    沈凌臉色一緊,雖顯得淡定自如,可內心卻無不感到凝重,玄級功法他到是已領略過,可玄級劍訣他還沒曾見識過,更何況是修為比自己高的人所施展,因此心里完全沒底。

    就在丁大力的提醒后,左霸銳的十二劍齊,已成圍剿之勢朝沈凌封堵而來,十二道劍影如飛梭的流光,速度甚快,讓沈凌根本容不下絲毫懈怠。

    沈凌頭腦飛速運轉,面對這套劍訣,沈凌一咬牙,心中暗道:“死馬當活馬醫,拼了,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條好漢。”

    其實在他心里也存在僥幸,那就是既然自己是這個世界的強者選來的,那就沒那么容易死,這才讓他在面對絕境時,沒有那么多的顧慮。

    十二道劍影帶著熾熱近在咫尺,場面一陣沸騰,勁風中左霸銳帶著陰冷,狂笑不止,十二道劍影在他的掌控下,威力越來越大,伴著一聲:“去死吧!”轟然而去。

    面對十二劍影斬來,沈凌祭出凡武魂二重,將鑄體四重的修為發揮到極致,在靈魂之力護體下,向劍影飄然而去,這一舉動讓場下眾人無不驚撼,在他們看來能這樣挑戰一名鑄體七重的強者的,也只有沈凌這樣的人了。

    空中只見一道殘影迎上吞噬的劍影,臨近之時,沈凌瞬間釋放出真武魂一重,精、元、神三氣匯聚,真武魂本體而出,沈凌拳影揮動,隱約間能感受到十二道拳影四處閃動。

    一道道炸響聲在上空響起,沈凌連退十來丈遠,嘴角血跡連連,隨著上空的驚雷之響,十二劍影的威勢如化為泡影一般,逐漸消散,那爆炸之聲驚動四野,產生的凌波之勢直沖天際。

    左霸銳身體一震,連退數步,一口鮮血噴散而出,一手迅速捂住胸口,止住身形后,滿臉赫色,自語道:“真武魂,”說出三字時,仿似身體在顫抖。

    沈凌在這一擊中,受創也不小,他祭出的真武魂一重雖擊潰了十二劍齊,但那畢竟是玄級功法,而且修為還是比自己高出三重境界的強者所謂,不過值得自己慶幸的是,真武魂的勢力讓他更有了十足的把握。

    擦拭著嘴角的血跡,沈凌目光凄厲,并未有停留絲毫,而是接著剛才的勢頭,朝左霸銳踏躍而去。

    見沈凌動作,左霸銳冷色中顯得有一絲慌亂,剛才沈凌的逆襲仿似還未讓他回過心神。

    突然撕裂聲爆喊,一道殘影,帶著狂暴的之勢從地面某處朝上空的沈凌爆射而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人都未曾預料,眾人目光齊齊看向那道不要命的身影正是癱坐在地的左單。

    這讓上空的沈凌二人都始料未及,然而就在左單閃躍而去的同時,卻被另一道身影截住。

    瘋魔一般的左單,帶著狂笑急速而去,可面對半空一拳轟來的人影時,臉色大變,本已身受重傷的他立馬陷入了絕望中。

    截住左單的人正是丁大力,此時左單的狂暴之勢已無法控制,兩人轟在了一起,重傷的左單如落葉般倒飛了出去,全身鮮血不止,本就是抱著死亡而去的他,被丁大力一拳下,便就徹底交代了。

    而丁大力的同樣也飽受痛苦,全身爆破,整個人如血人一般,身體在空中旋轉之際,一拳推出一長劍向沈凌飛去,接著自己便砸向了地面。

    沈凌御空而去,接住長劍,凝聚心神,身影如幽靈一般淡化,當再次出現之時,已是在左霸銳身處,左霸銳急忙單劍一斬,這一斬運足了七重之力。

    可一斬之下,卻是數道殘影之身步步逼近,心神慌亂中的左霸銳怒吼:“左家是你得罪不起的,只有死。”

    一道身影不知何時已到了左霸銳身后,淡定道:“是嗎?那我就要試試。”

    左霸銳恐慌之際,只感脖子某處一陣冰涼,滿身大汗而下,帶著顫抖之音道:“放,放過我,要不然左家是不會放...。”

    可話還沒說完那,便是一聲慘響起,接著就是一具尸體伴著血花墜落而下,再無聲息。

    沈凌抽劍在手,眼神無比冷峻淡定,只是淡淡吐出:“記住我叫沈凌,從不怕任何人追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