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念神宙 > 第六章:斬殺左秋
    左秋速度極快,他并沒出劍,而是以拳轟向沈凌,在他看來對付一名凝脈境的奴隸而已,還不足以讓他動劍,若是一凝脈境的奴隸、 都逼的自己用劍,在他看來就是恥辱。

    而一旁圍過來的左衣也在一側將沈凌鎖定,就是沈凌想跑,恐怕也插翅難飛,完全沒有了退路。

    面對左秋一拳轟來,沈凌將靈魂意識外放,凝聚全身體力道準備硬接下這一拳之擊,現在他擁有鑄體四重的修為,再加上強大的靈魂之力作支撐,他有足夠的信心接下這一拳,畢竟那左秋還是鑄體三重的勢力。

    左秋一拳掃來,速度如同閃電,所過之處,仿似留下一道拳風,那股力道將他白衣吹得寒冷凌冽,左右輕擺,更有一種凜冽瀟灑之感,讓人不得不感嘆進入鑄體期的力道是何等的強大,眾人無不在心底惋惜:“這沈凌恐怕又要跟昨晚一樣了,一拳恐怕就能讓他半死。”

    而當那赤拳快靠近沈凌時,整個拳頭突然暴漲起一道赤焰起來,赤焰將整個拳塊包裹,仿似在燃燒一般,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這一現象讓眾人又是一驚,一拳之力不光是是純力而還帶著功法,雖是地介下品的赤焰拳,但是對他們這些凝脈期的人來講,那也是無法承受的,眾人這下覺得這沈凌恐怕不是半死,而是徹底涼涼了。

    沈凌巍立于此,并沒輕挪半步,整個人顯得臨危不懼,非常淡定,只是眼神冷峻中仿似還帶著一絲輕笑,輕微中帶著詭異,讓人無從發覺,但讓眾人不明的是,這沈凌難道也不閃避直接等死嗎?這讓一旁的中年男子也是一臉不解,他深瞇著雙眼,整個臉變幻得更加陰冷起來。

    左衣爆呵一聲,赤焰拳重重向沈凌腹部轟去,雖他對沈凌的舉動也是疑惑,感覺這小子既不躲避也不反抗,但在他頭腦中也是一瞬而過,他更堅信凝脈與鑄體的差距是無法逾越的鴻溝,臉上滿是得意與狂妄,這一拳他也是下了狠手,跟昨晚不一樣,他覺得昨晚沒一拳轟死這雜碎,讓他當場在師叔面前出丑,因此現在他必須一拳將這小子解決掉,一來解了自己心頭之恨,二又在師叔面前展現了自己的實力,可是一舉兩得的事。

    可就在眾人覺得這一切該結束的時候,現場一幕卻讓眾人如驚掉了下巴一樣,那左秋的赤焰拳爆轟在沈凌身上時,卻猶如一股清波之力被迅速融入了沈凌的身體,而沈凌卻依然巍立于此,并未挪動半步,這讓所有人都無法理解,包括這攻擊的左秋也是滿臉不可能的表情。

    然除了沈凌外誰能知道了,沈凌明白左秋剛才的赤焰拳雖霸道,但畢竟只是地介下品功法,更重的還是一個比自己修為還低上一重的人施展,這讓沈凌又有何懼,直接接下他這一擊,不是任何問題。

    沈凌有強大的靈魂之力護體,他的靈魂在空間中穿梭時,經過卒煉后,連空間中閃電雷鳴轟擊都不怕,還怕這普通的赤焰拳不成,而且經過那老者的幫忙后,普通的吞噬和轟擊之力都能被他強大的靈魂所吸收掉。

    剛才那左秋的赤焰拳轟在沈凌身上時,那股清波之力的出現,正是沈凌的靈魂之力在吞噬那赤焰拳的能量,這霸道的一擊卻成了沈凌滋養靈魂的助力。

    見爆漲的赤焰拳轟在沈凌身上頓時被化解,而且還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吸噬之力,左秋瞬間感覺不妙,立即收住拳風,想快速閃退,此刻他內心反而升起了一絲不安,剛才那股得意傲氣瞬間全無。

    見剛才一幕后,中年男子及他身后的白衣男子也是感到不可思議,這怎么可能,中年男子被驚的立馬起身,眼光深邃,內心轉動:“難道這小子,隱藏了實力,”隨后臉角肌肉抽動了下,再次看向場中,只是在心中嘆了句:“這等奴隸若是成長起來,定是威脅,再怎么也不能留,不過還是再看看他還能有多大能耐。”

    見著左秋想逃,沈凌臉色一狠,冷冷道:“這下該是輪到我了。”

    他眼神的冷峻得仿似能洞穿一切,讓白衣左秋內心猛一驚顫,他能明顯感覺此時的沈凌完全不是昨晚那個任人宰割的沈凌了,完全變了,他到現在都還想不明白,怎么過了一個晚上,一切都變了,只能在心中后悔昨晚沒有當場將他斬殺掉。

    沈凌話音剛落,只見他腳步輕躍而出,將凝脈的真元釋放到極限,同時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護住體內的凡武魂,沈凌知道現在還不是完全暴露實力的時候,因此他用強大的靈魂之力覆蓋了神識海中的凡武魂,這樣凡人武魂爆發出來的恐怖之能,讓人誤以為就是他強大的靈魂之力所為,不過用這樣的方法也只能騙過普通修者而已,若是碰上武修強者,這等把戲也只會惡食其果。

    在靈魂里和凡武魂的支撐下,沈凌的速度就像幽靈一般,他怎能放過左秋輕易撤走,只見他逼近左秋后順勢一掌閃去,直擊其面門而去,徹下殺手。

    左秋腦中閃著各種疑問,他根本都還沒來得及反應時,剛有后撤的意念時,這沈凌的身影就如鬼魅般臨近自己身前,并且看似輕微的一掌迎來,卻感覺有千斤之力的威壓之感,讓人感覺快要窒息一般,左秋來不及反應,后撤之際,手已不自覺的觸向腰間的佩劍而去。

    可惜沈凌沒打算給他任何機會,只見他掌間閃著紫芒,直接拍在了左秋的額上,這一掌有著凡武魂一重的力道,那掌中閃著的紫芒其實就是凡武魂的本體之色,沈凌感覺這力道剛剛好,心中暗道:“這下看你,還怎么逃,即使不死也要讓你脫層皮。徹底成個廢人。”

    而一旁鎖定沈凌的左衣,感覺局勢一下發生了突變,大感覺不妙,情急之前,他便一躍而去,想前去助力左秋。

    可一切都已來不及,眾人都不曾想到這沈凌的速度太快了,完全超出他們的預料,這也是左秋、左衣二人的輕敵造成的后果。

    在沈凌如閃電一般的一掌之下,左秋終于露出了恐懼的面色,他根本就沒來得及拔劍,便伴著一聲如殺豬般的尖叫聲,“啊!不可能,”接著便再無聲息,只見之前還瀟灑凌冽的白衣身影,一直倒飛出數丈之遠,而那死狀卻是讓所有人的目光凝結了一般,在那一刻所有人都沉寂了下來,感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見那左秋整個面容被拍的粉碎,哪還有什么聲息。

    眾人內心都是一緊,滿臉不可思議的望向沈凌,簡直不敢相信這一瞬發生的事,是這位少年所為,那可是一個鑄體期的任務,卻被他一掌給拍死了,說出去誰信啊,可這事實就發生在他們的眼前,眾人內心充滿了驚奇和陣陣的激動之色,這沈凌簡直就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本坐著的中年男子,見這一幕,頓時起身,雙眼深凹,一臉怒氣,雙手緊握之下,全身筋骨發出脆響聲,他氣憤道:“果然隱藏了實力,”怒氣難平的他看向身后的另一白衣男子道:“左單,你去處理下,速度要快,要不然那左衣也會被他廢掉。”

    那被稱為左單的白衣男子,迎命后,一個身影朝場中極速閃去。

    斬殺左秋后,沈凌并未放松警惕,現在的他要同時應對左秋和左單的襲擊,雖感自己能應付,但那種威壓之勢較剛才會大數倍,這個左衣還好,勢力和被解決的左秋差不多,到是不足畏懼,但那名左單的勢力卻和自己一樣,都是鑄體四重修為,甚至還比自己強,最關鍵是這左單從頭到尾都為說過一句話,無比的冷峻,完全不像左秋、左衣兩人那樣輕敵。

    見左單閃出,眾人便是竊竊私語了起來,其中突然冒出一道聲音來:“可笑啊,真是可笑啊,這他媽也是天大的笑話,你們也太無恥了。”

    “恩?”當這段聲音響起后,所有人都在驚奇會是誰,而在他這一語影響下,那左單、左衣便停了下來,他二人也在心中估計也在想,又是那個不知好歹的兔崽子。

    中年男子眼神一下盯向了人群中的一張臉,臉色冷峻起來,冷冽道:“你也想造反?”

    那少年行出人群,雙眉一緊,哼道:“造反恐怕也是你們逼的,”隨后他鄙視的看向場中道:“你們還真是無恥,兩個鑄體期對付一個凝脈期的人,還說不是無恥,這在整個武修大陸上我是從沒見過,我都感覺替你們丟臉啊。”

    此少年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幫沈凌的丁大力,此時他走出人群,像個痞子一般將他三批判了一番,這顯然是在故意激他白衣三人。

    丁大力說完后,掃了眼眾人后,又是朗聲道:“諸位,我想大家也不是睜眼說瞎話的人吧,這三人把我等視為奴隸螻蟻,然而卻在打不過這位少年時,卻要以實欺人,敢問還有廉恥之心沒有,”說著丁大力了眼一旁的沈凌,正好和沈凌相對。

    沈凌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候,這丁大力會站出來力挺他,見他將白衣三人損成那樣,沈凌心中一陣苦笑,不過在沈凌看來,這丁大力敢站出來,就已經比那些人強了很多,這就是他愿意交下的一個朋友,也許還是生死之交。

    而這時在丁大力的氣哄下,眾人由竊竊私語開始變得躁騰起來,有人也開始輕微發聲,接著眾人也開始附和起來。

    見局勢躁動,中年男子,瞬間爆發,霸氣呵道:“我看誰敢?”他一聲之威,將眾人仿似籠罩了一般,接著人群便安靜了下來。

    隨后中年男子冷莽朝丁大力看來,冷峻道:“你小子到是好心機啊?看來你也活不到坎州了,只有死,”說著他雙眉一陷,手掌如鬼手一般向丁大力探去。

    不過一旁的沈凌將中年男子的每個細微之處都察在眼里,從丁大力開始站出來發聲開始,沈凌就警惕著白衣三人的一切舉動,尤其是那中年男子,因為中年男子一定會斬殺丁大力來止住躁動,也起到殺雞儆猴之意,這是他一定會做。

    果不其然,這中年男子還是出手了,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沈凌朝丁大力大喊一聲:“小心”,接著瞬間飄向丁大力之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