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念神宙 > 第三章:武魂鑄體術
    聽丁大力講完,沈凌深思片刻,又環顧了下四周,不解道:“大力,何為武修海底境,能和我講講嗎。”

    丁大力眼神疑惑道:“你真不知道?不會是剛才的重創讓你失去了記憶吧?”

    沈凌見他這樣說,就順應道:“也許是吧,我暫時什么也想不起來了。”

    丁大力也沒在意,只當為真,便道:“在武修大陸上,武道之修分三大境和九小境,而三大境包括九小境,三大境分海底、太極、梵玄三境、而海底境又包括凝脈、鑄體、還能三境,太極經包括開藏、玉清、觀玄三境,至于梵玄境又包括魂啟、靈變、洞天三境。”

    丁大力說完后,神色凝然,感嘆道:“能完成梵玄境達洞天者,那是都是武道之巔縹緲的存在,可惜這樣的人還是少之又少的。”

    沈凌聽完后,雖對武道之修有了大概了解,但仍有疑問道:“那洞天之后了?”

    丁大力表情又一凝,略帶尷尬道:“這個其實我也不知道,只怪我見識淺薄,只知道洞天之后便是武道之巔,武神一樣的存在,”接著他又頓了頓道:“不過武修大陸何其遼闊,到是聽說過梵玄境之后的存在,但那也離我們太遙遠罷了。”

    聽他這樣一說,沈凌倒也不奇怪,畢竟對丁大力來講,武境之修可能就是他的極限了,他看向丁大力,輕聲道:“那帳篷里的四人都是海底境鑄體之修嗎?”

    丁大力點了點頭道:“不錯,其中一個還是鑄體七重的強者。”

    “這樣說來我們這群人都是海底境凝脈期的勢力?”沈凌目光深邃道。

    丁大力點了點頭,無賴的嘆了口氣,接著什么也沒說,眼中閃著一絲不甘。

    沈凌知道在這個世界里,什么都是靠實力說話,沒有實力,就只有淪為別人隨意的欺辱、任由強者踐踏,成為任人宰割的螻蟻,這一點他從丁大力復雜的表情和現場抑郁的氛圍就能看出,看來新的世界,也需要新的磨練,才能真正成長,沈凌在心底也迫不得已要接受這個世界的現實。

    見丁大力沉默,沈凌逐顯淡定道:“大力,坎州是怎樣一個地方,他們又為何要抓我們。”

    對沈凌的發問,丁大力已不足為奇,繼續解釋道:“我們天合族雖是處在北荒的最邊緣,但同屬于坎州的地域管轄,而坎州城又屬于大遜國的一個邊陲小城,是大部分顯貴家族及勢力的聚集地,我們天合族面對那些強者,只能任人宰割,”說到此處丁大力顯得有些落寞。

    沈凌大概了解了些,但仍不解道:“難道天合族就沒有強者庇護嗎?”

    丁大力搖了搖頭,略帶自嘲道:“天合族城府上下也只不過是他們的走狗而已,可憐的只是我們這些族民。”

    沈凌開始覺得這個世界可不是一般的復雜,通過丁大力的講解和頭腦中的殘存的記憶,他才知道原來自己是天合族的一個普通族民。

    丁大力繼續道:“那些在北荒之外的貴族和強者,每年都會派專人前往北荒各族進行強行抓捕,尤其是近幾年,他們將目標鎖定在年輕一代或是具有修煉潛質的人身上,若是有人稍有反抗,只有淪為喪命的下場,”說到此處時,丁大力同情得看了沈凌一眼。

    而沈凌也知道,他的軀體沈毅也就因為是反抗,才遭慘死的下場。

    丁大力嘆了口氣,接著道:“沈凌兄,今日你也是命大,要是換成了別人,死的恐怕連殘骨都不剩,”他連現在都還在稱奇剛才沈凌與那兩位高手的廝殺,所展現出來的勢力,只是在武修境界的差距下,同時又是面對兩位強者出手,任何奇跡也是無力回天,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沈凌居然還能活過來,在他心中不得不稱奇。

    沈凌默默的點了點頭,并未去回憶剛才發生的一切,他現在對那已經發生的事,不是很上心,在他看來最重要的是先了解一下這其中的一些來龍去脈,然后做出正確的判斷,因為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沈凌直接開口道:“他們抓我們去是什么目的?”

    大力凝重道:“作為他們的試煉手,成為他們殺戮變強的工具,”頓了頓丁大力又道:“不過聽傳聞他們好像在尋找著什么東西樣。”

    沈凌一聽,心中惡寒,人心竟是如此惡毒,為了修煉變強,任何毀滅的人性的事情,在他們眼中盡顯得如此平淡,生死也會變得一文不值。

    沈凌自嘆道:“難道族人,就沒有出現過能扭轉局面的人?”

    丁大力道:“強者需要擁有修煉資源做保障,在他們的打壓之下,族落與他們的差距就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讓各族根本不抱任何希望,甚至族府為了自己的安穩,不得成為他們的幫手,”丁大力嘆了口氣道:“這次我們這些人中,大多都是族府早已選定的人。”

    聽丁大力這么一說,讓沈凌心中更為冰寒,族府作為族中的領袖居然不為自己族人著想,反而為虎作倀,成為他們的幫兇,天合族在這樣的統領下,永遠也不會有出頭之日,然而那些強者擁有頂端的修煉資源,勢力也只會越來越強,各族與他們的差距就淪為了金字塔的模式,他們永遠是武修世界的最底層,難怪會被淪為人人宰割殺掠的奴隸。

    丁大力說完后,謹慎的看了看四周,特別是在哪四處帳篷處多注視了幾眼,現在已是中夜時分,大多人都已經睡去。

    夜晚寂靜一片,他看向沈凌低聲道:“沈凌兄,你運氣較好,在剛才打斗中他們都誤以為將你斃命,要我將你尸體拋棄在這里,沒想到你居然能活過來。”

    他抿了抿干裂的嘴,繼續道:“依我看待明天天亮時,你最好隱匿氣息,假裝死去,待我們走遠之后,你再逃出去,保準能成。”

    沈凌看著這個略帶憨厚的少年丁大力,他跟自己之前素不相識,卻還能保持一顆善心去幫他,在這個處處充滿殺掠、冷漠的世界里,能遇到這樣的人還真是難得,暗下決定:“這朋友他交定了。”

    沈凌感激的道:“那你了?”

    丁大力臉上淡出一絲灰冷道:“我沒那命,一切就聽天由命吧,走一步算一步。”

    沈凌從頭腦中殘存的記憶或多或少知道,他們這些人此時還不是奴隸,若是真被押送到卡州城后,就真成奴隸了,因為那時每個人臉上都會印上奴隸的洛印,到那時才是命運悲慘的開始。

    沈凌并未說什么,而是心中想起了自己小的時候,一路走來都是自己成長、自己前行,任何風雨,他都從未感到過艱難和脆弱,然而就在丁大力說出那話時,他心中竟有一絲悲涼閃過,不知是為了這個國度,還是為了此刻的自己。

    丁大力起身,拍了拍沈凌的肩道:“沈凌兄,時候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記得我跟你說的,到時候我會在暗中幫你,祝你好運。”

    沈凌淡淡點頭,感激道:“兄弟之情,沈凌記下了,”丁大力笑了笑,轉身便朝那火堆走去。

    待丁大力走后,沈凌開始靜坐了起來,他利用靈魂神識一一查看了之前的殘存記憶,通過記憶讓他了解到他本是生活在天合城外的一個普通村寨,而讓他驚訝的是,他居然還有一個和他相依為命的婆婆,這讓他大為震撼,想不到來到了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一個親人,而且他能感受此人對他的疼愛程度,這讓他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心中暗下重誓:“一定要活著走出去。”

    而在提取他之前和那兩個高手打斗的記憶時,沈凌發現這兩個所謂的鑄體期的強者也并不是很強悍,二人合力之下才將他勉強擊殺,而現在他擁有強大的靈魂力量作支撐,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有信心戰勝他二人。

    接下來沈凌又開始搜尋著他整個身體,回想在穿越來時,那老者說的話,他猜測這具軀體上肯定有不一樣的地方。

    可沈凌搜尋了半天,卻什么也沒發現,難道這分明就是一具空軀體,他很是不爽的在心里詛罵了老頭兒一桶,這有種被老頭坑了的感覺。

    不過老頭兒唯一沒騙他的是,這具身體擁有強悍的肉身,跟他強大的靈魂結合在一起,簡直就是絕配,接著沈凌結合之前的記憶查看了下自己的修為,他感受著體內七大脈輪在張合之間不斷有靈氣聚集,口中嘆道:“凝脈巔峰。”

    沈凌知道按丁大力所說的海底境包括三小境,而每境又有九重之修,若是這樣,按沈凌現在的修為,很快便能進入鑄體境,這讓沈凌心中頓時充滿了信心。

    沈凌慢慢起身,輕吐了口氣,既然這具身體什么也沒留給他,索性還是想想其他辦法,他首先看向了帳篷之外的一圈瘴氣,便決定前去試探一下。

    然而靠近后,他發現瘴氣呈紫褐色直封天地,將他完全與外界隔絕,并且感受到這瘴氣劇毒無比,沈凌暗道:“難怪這么多奴隸沒一個敢跑的。”

    感覺這陣法詭異,沈凌也不敢以身犯險,在他看來直接躍過瘴氣是行不通了,他便回到了剛才的位置,繼續盤坐了起來,他已經想好了最壞的打算,那就是實在不行就隱匿氣息騙過對方,大不了被發現后再以死相拼。

    此時深夜依然寂靜,索性沒事的沈凌便進入了修煉狀態,而就在自己剛進入放空狀態時,他突然發現他脖子上隱隱一道光澤閃過,瞬間而現,瞬間而逝。

    沈凌謹慎的查看著自己脖子某處,他隱隱發現有一條絲帶呈透明狀,像是鑲刻在他肉體里一樣,若不是迎著一絲亮光,根本無法察覺,這讓一時想不到辦法的他興奮不宜。

    沈凌將全身意識凝聚,用強大的神識意念對絲帶進行探尋,忽然在意念之力的催動下,那絲帶逐漸飄進了自己的神識海正中,這過程很神奇,身在以前科技時代的他,從來沒有體驗過這種神奇,感覺不可思議。

    收拾好內心的浮躁,沈凌將目光再次注視到腦海中的透明絲帶上,他隱隱發現那絲帶發著金光慢慢攤成一張玉符來,沈凌能清晰得看到上面的字,那玉符正中寫著“武魂鑄體術”五個大字。

    沈凌在心中狂喜,像是撿了寶一樣,暗暗笑道:“真是天助我也。”

    原來在這小子身上盡藏著一套神秘功法,看來這小子之前的身份并不簡單,而根據殘存記憶,他發現之前的沈毅并未發現這神奇的絲帶。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