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放逐之歌 > 章七 精靈
    每個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誰要剝奪,無異于謀殺其未來,等同于罪犯。

    ———題記

    風徐徐,清揚,從盤江大地上撫過。

    江若雪一行四人,跨過鐵索橋,越過半山嶺,終于,走進古榕寨。

    “好美!”若雪感嘆。

    她的腳步,剛剛踏進寨中,空氣便為之一新,她能感受得到,空氣的緩緩流動。

    這是從未的清新感受。

    四處綠樹成蔭,她仿若走進大氧吧中,毛孔都舒張起來,非常舒服。

    深深呼吸一口氣,若雪頓時神清氣爽。

    這里,果真是一個世外桃源。

    腳步輕移,沿著布滿青苔的小路,若雪不急不緩往前行走,滿目驚奇。

    路邊,有樓房,有石板房,皆是白墻灰瓦紅窗,層層疊疊,靠山而落,非常之美。

    每行走數十米,便能看到一棵大樹,威風凜凜,猶如列隊的士兵,不懼風吹雨打,守護著這寧靜祥和的村寨。

    “真好!”若雪輕笑,背負著雙手,像是游山玩水一般,很是輕松。

    然而,她身后的三人,包括鄭勇在內,剛走進寨里,一直神經崩緊,全神戒備。

    若雪蹙眉。

    “你們這樣子,人家不知道,還以為是來搶劫的呢!你們防備人家,人家也同樣會排斥你們,能談成什么事?”

    三人聞聲,老臉一紅。

    他們幾個大男人,論風流氣度,還比不上眼前這個小丫頭。

    不是他們膽小,要不然也不敢進來了,只是,羅邦成威名太盛,他們不得不妨。

    撇撇小嘴,若雪不再理會他們三人,繼續往前行走。

    不知不覺,他們來到寨子中心。

    霎時間,若雪頓住腳步!

    “好大,好美!”

    她的目光,盯著一株大樹,忍不住驚呼!

    那是怎樣的大樹?

    一株古榕樹,枝繁葉茂,遮天蔽日,像是一把巨大的太陽傘,覆蓋方圓數十米遠。

    若雪目測,那主干,最起碼十幾個人牽著手圍起來,才能合抱,若是將其挖空,最起碼能容得下一座十數平米的房子。

    太大了,大得不敢想象,大得聞所未聞。

    獨株成林!

    “人百歲是人瑞,樹千年為樹仙,我看到一株樹仙,真真切切,看到了!”若雪喃喃自語。

    “他們是誰?”

    “咦?那位姐姐好漂亮!”

    “哇,我們寨子來外人啦!”

    這時,議論聲紛紛傳來,若雪驀然回神。

    古榕樹下,坐著男女老少,三個一群,五個一伙,熱鬧非凡。

    男人穿著青衣,女子著花衣裳,頭上挽著花帕子,正有說有笑。

    一群小孩,在跳皮筋,玩得不亦樂乎。

    此時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四人身上,有好奇,有戒備,都不停地打量。

    若雪心神一震。

    那些女子的著裝,她見陳曦穿過,宛若仙臨凡塵。

    而此時,她猶如走進仙境中。

    不由自主,她邁開腳步,往人群中走去。

    “江校長,他們有些人聽不懂漢話,你……”楊春元想叫住若雪,然而,她渾然未覺,仿若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自顧自地往前走。

    所有人的目光中,若雪一步步走到古榕樹下,她,竟來到一群孩子身邊,津津有味地看著那些孩子玩耍。

    鄭勇三人面面相覷,她這是干什么?

    “我和你們玩,好不好?”若雪開口,摸了一下一個男孩子的頭,忽然之間,她動了,跳進皮筋圈里。

    瞬間,她,成了卻有目光的焦點。

    在孩子們的歡呼聲中,她左蹦右跳,猶如一只精靈,翩翩舞蹈。

    榕樹下,所有的男女老少都圍觀過來,拍手叫好。

    若雪笑了,一笑,傾城傾國。

    一捋秀發,她走了出來,精致的臉龐,閃過一抹紅霞,風情萬種。

    “大家好呀,我叫江若雪!”

    在所有人的簇擁下,她隨意找塊石頭,坐了下來。

    打開自己的行李包,她,拿出一臺平板電腦。

    “這是什么?”兩個十二三歲大的男孩,湊上前來,看著若雪,滿目好奇。

    若雪淺淺一笑,翻出很多照片。

    “哇,好漂亮!”周圍的男女老少高呼。

    “這是高鐵!”若雪輕聲說道,“就是高速鐵路,我從上海就是坐這班車來到這里的,不到十個小時就到安城了!”

    “姐姐,你去過上海呀!”一個小男孩問道。

    “是呀!”若雪輕笑,手指隨意翻動,一張張精美的照片呈現在所有人面前。

    “這是南京路,這是黃浦江,這是東方明珠,這是我們大學!”若雪逐一介紹。

    “姐姐,你真厲害,去過那么多地方!”小男孩滿是羨慕說道。

    “丫頭,你是大學生?”一個端莊可人的婦人走上前來,和藹問道。

    “我是博士生,準確來說,是博士后!”若雪不卑不亢,平靜回答。

    “這丫頭,真了不起!”人群中,又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縱然山里再封閉,他們也知道,一個博士后意味著什么。

    盤山十八寨,可是連一個大學生都沒有!

    而這丫頭,才二十出頭,已經是博士后!

    “姐姐,外面好玩嗎?”身邊的小男孩再次問道。

    “當然啦!”若雪說道,“外面世界,雖然有時候很辛苦,但很精彩,你們都可以去看看!”

    “姐姐,我們真的可以去看看?我們也可以坐那么漂亮的高鐵嗎?我們可以上那么漂亮的大學嗎?我們也可以像姐姐一樣,這么漂亮嗎?”一群小孩七嘴八舌,開始不停地問起來。

    “都可以!”若雪笑道,“只要努力,學好本事,哪里都去得!”

    “是嗎?去哪里去學本事呢?”孩子們迫不及待地問道。

    “當然是上學了!”若雪解釋道,“學校里面也有很多像你們一樣大的小朋友,大家在一起玩,開開心心學習,你們長大了,可以上大學,然后學自己想學的本事,有了真本事,全世界都去得!”

    “是哪家人進寨了,歡迎!”正在這時,一道粗獷的聲音,傳進若雪的耳朵。

    若雪眉頭一皺,剛剛把這些孩子的興趣引上來,周圍的那些青年父母,包括老人,也開始意動了,不料有人突然打斷。

    緩緩抬起頭來,若雪震驚。

    只見,一道魁梧高大的身影,像是小山一般,分開人群,緩緩而來。

    十數米之外,若雪便能感受到此人身上的壓迫感。

    “校長,他就是羅邦成!”這時,黃亮的聲音,輕輕傳進若雪的耳朵。

    不知何時起,他們三人,已經來到若雪身邊。

    “是他!”低喃一聲,若雪站起身來,展顏一笑。

    “前輩,您好,我是晨曦學校的校長,江若雪!”

    “什么,她是晨曦學校的校長?小小年紀,就當校長了?聽說,每個晨曦學校的分校長,相當于一個大集團的董事,年薪好幾百萬呢!”

    若雪話音剛落,驚呼再次響起。

    “都安靜!”一聲大吼,霎時間,所有人都閉上嘴巴。

    羅邦成徑直走到若雪面前,盯著她,目光血紅起來。

    “又是你們!怎么,上次挨打,沒挨夠啊!”

    “上次,我們有個老師,出言不遜,傷害了寨里的所有仲家人,我向大家道歉!”若雪說著,鞠了一個躬。

    當她站直腰桿,忽然間,話鋒一變,道:“但是,你們不應該打人!”

    “哦?”羅邦成冷笑,“打就打了,你能怎樣?”

    “我自然不能怎樣!”若雪平靜說道,“只是,你們這樣做,會給這些孩子帶來怎樣的影響?打人很了不起嗎?能證明什么?讓人害怕你們?

    不!要讓別人敬佩你們,那才算了不起,你們做到了嗎?沒有,要不然,你們的路到現在為什么還沒修好?連電都沒有通,你們這算什么本事?把經濟搞起來,大家都過好日子,那才算真本事!”

    “還輪不到你這小丫頭來教訓!”羅邦成臉色鐵青,“我們怎么樣,是我們的事情,用不著你來挖苦!”

    “我沒有挖苦你們,實話實說而已!”若雪說道,“我的確還年輕,但有志不在年高,前輩,您是年長,我聽說,您非常厲害,這附近十八寨,誰都佩服您,但見面不如聞名!”

    “你說什么?”羅邦成咬牙切齒。

    他原本對這丫頭很有好感,她一來就和大家打成一片,平易近人,他還準備說,把家里的那頭豬宰了,好好招待她呢!

    沒想到,這丫頭,竟然和他針鋒相對起來了,絲毫不給他面子。

    “不是嗎?”若雪反問,“前輩只會在我這個小丫頭面前兇,算什么德高望重?”

    “你!”羅邦成瞪眼,憋得臉紅脖子粗。

    她這張嘴巴,太會說了,讓他進不得退不得,現在好了,別說動手,他還不能說什么了,要不然,就成欺負小女孩的無恥之徒了。

    “好!”羅邦成點頭,“我們說正事,你是來招生的吧!”

    “是!”若雪點頭,瞥了身邊兩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一眼,道,“據說,前輩家的兩個孩子,去年小學畢業后,就一直待在家里,不去念書了,我們是來動員的!”

    “你倒是直接!”羅邦成說道,“我問你,讀書有什么好?浪費時間,我打算,讓這兩個小子在家幫幫忙,過幾年,就出門打工!”

    “好處?”若雪冷笑,“你不思進取,故步自封就算了,你還想拴住孩子?

    每個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誰要剝奪,無異于謀殺他們的未來,等同于罪犯!

    就算你是他爹也不行,就算是,你老來得子也不行!

    他們才多大?十幾歲的孩子,他們應該在學校里,而不是在你的逼迫下天天去放牛砍柴!好處?你只想著要好處,你想沒想過他們的未來?你問過他們的想法沒有?天下間哪有白來的東西?都是靠努力爭取的來的!還好意思問我好處,我只能說你目光短淺!”

    “丫頭,你過分了啊!”羅邦成寒聲道,拳頭捏得咔咔響。

    若雪身旁,鄭勇目光炯炯,做好出手的準備。

    旁人他不在乎,這可是羅邦成!

    “我沒有過分!”若雪搖頭,“你們大家,回頭看看自己的孩子,難道,你們想讓他們跟你們一樣,一輩子縮在大山里嗎?難道你們不想他們堂堂正正的挺起胸膛,闖出一番名堂來嗎?我知道,你們擔心書學費貴,就算考上大學,負擔不起,但為人父母,這是你們的責任,難道不該負擔嗎?還是沒有勇氣負擔?”

    所有人聞言,低著頭,深思起來。

    就連羅邦成,也沉默了。

    “我知道,大家負擔重,需要孩子在家幫手,但是,他們小小年紀,能幫得多少呢?他們應該趁年少的時候,多學點東西,以后,才能有更好的機會,爭取更多的東西!”

    若雪趁熱打鐵,繼續說道,“我們學校,書學費全免,還提供宿舍,孩子們去上學,不用每天辛苦來回跑,這樣你們也能騰出照顧孩子的時間,去掙錢,兩全其美,不好嗎?”

    環顧四周一眼,若雪見所有人都不言語,輕嘆一聲,搖頭道:“看來,我這是浪費時間,不該來這里,這人啊,自救者才能有人救,要不然,老天都救不了!”

    話剛落,若雪邁開腳步,往寨口方向走去。

    鄭勇三人,一言不發,默然跟著。

    “姐姐,不要走呀!我們想上學!”忽然間,一群孩子跑過來,抱著若雪的腳,可憐巴巴喊道。

    “我也想幫你們啊!我也想帶著大家,堂堂正正走出去,我也想讓全世界的人知道,我們盤山十八寨,都是好樣的!”若雪輕嘆,“可我無能啊,說不動你們父母!”

    “你,沒有浪費時間!”突然,羅邦成開口。

    他,一步步走到若雪面前。

    “我問你一句話!”羅邦成問道,“我問你,晨曦學校,是不是龍潭吳家辦的?那個陳曦小姐,她男人是不是吳志遠?”

    “是!”若雪點頭,沒有掩飾。

    “吳志遠那混賬東西,是不是死了?”羅邦成再次問道。

    “你欺人太甚,敢罵我哥!”鄭勇大怒,準備撲上前來,卻立馬被若雪攔住。

    “小子,我早就認出你了,真要動手,你不行,除非吳志遠來!”瞥了鄭勇一眼,羅邦成淡然道。

    “前輩,你到底想說什么?”若雪耐著性子,此人辱罵師兄,她心里也不舒服。

    羅邦成想了想,目光閃爍,最終道:“我想問哈,眠眠歡歡,她們如何了?”

    “你,現在才想起關心她們嗎?也是,年紀大了,就會想起從前!”若雪嘆道,“可惜,晚了!”

    “你什么意思?”羅邦成臉色一變。

    “她們……”若雪低喃一聲,神色黯然起來,“兩年前,她們姊妹二人,都過世了!”

    “轟!”一瞬間,羅邦成踉踉蹌蹌,差點摔倒。

    “她們……她們不在了?”

    許久,若雪微微搖頭,深深看了羅邦成一眼,邁開腳步,往前走去。

    “前輩,有些事錯過了,就是一輩子,怎么斟酌,你看著辦!我還要去下個寨子,告辭了!”

    “等等!”突然,羅邦成大喊,“我家這兩個娃兒,希望江校長,給他們賜個新的學名!”

    若雪頓足,半晌。

    “希望,他們兄弟,以后就叫羅希,羅望吧!”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