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凰詔 > 007 少年鞍馬踏京城(2)
    又一道車馬緊接著使來。只是有了前面的對比,這對車馬顯得低調許多,沒有了張揚,也沒有美少年,百姓們相繼散開。

    前列的馬車寬敞明亮,馬匹俊美,車夫慢悠悠的駕馭他們,緩緩開往他們的目的地。

    馬車旁兩名十六七八歲侍衛秀氣俊俏,偶爾引起姑娘們的注意。

    “這秦王世子也太過分了,明明是咱們先到城門,他卻硬要咱們世子讓路,這好風頭全讓他出盡了。”方逸晨嘟囔。

    “咱們世子本就不喜出風頭。”方逸景道。

    “那他也不能蠻橫的要要我們讓路啊!”

    “……”

    馬車簾子被掀開,這是一只骨節分明的手,白皙修長,極為漂亮。簾后露出一眉眼如畫的少年,發絲隨意束于腦后,微風輕拂過這柔和的面頰,帶起絲絲碎發,恍若天上的仙人,一塵不染。

    溫瑾四下環視這熱鬧的京城,微微露出笑意,輕輕合上簾子,再專注于手中的書卷。

    “這京城可真是熱鬧,不像咱們北地,窮苦潦倒的。”方逸晨神采奕奕,看到什么新鮮玩意就挪不開眼。

    “收收你那眼神,跟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似的,丟臉。”方逸景用嫌棄的眼神看著自家弟弟。

    方逸晨小聲嘟囔:“本來就沒見過世面嘛!”

    馬車在一府邸停下,這是魯王在京城的府邸,魯王多年鎮守北地,一直未回京,這宅子也多少荒廢了,好在提前送信讓人來準備著,魯王府也打理得妥妥當當。

    笑意濃郁的老管家帶著幾個下人,候在側門外,一見馬車使來,迫不及待的走過去。

    “恭候世子!”眾人行禮問安。

    這些都是魯王府的老人,盡管魯王如今勢微權輕,但依舊恭敬的盼著馬車里的人。

    溫瑾下了車,衣著清雅,雪白的衣袍隨風輕擺,風采翩翩的走進魯王府。

    ………

    各大封地的世子紛紛入了京城,什么事都瞞不過宮里那位九五至尊。

    皇帝站在宮中最高的閣樓上,俯視整個京城。身后一金秀紅袍,面容儒雅的男子,約莫三四十的年齡,氣息沉穩。

    “皇上,秦王世子已入京,早間在城門外,還和眾位世子發生過一點沖突。”男子輕輕敘述。

    “哼!怕不只是一點沖突吧!我的這位侄子,跟他父親一樣,做事總是格外的招搖。”皇帝眼神犀利,看向遠處。

    男子靜候,等待君王的吩咐。

    “這些日子你多看著些,少年人,難免意氣用事,別出什么事了,下去吧!”

    “是!”男子一步步退下。

    門口的大太監徐順巴結目送:“元大人慢走!”

    男人笑睨了他一眼,讓徐順背脊發涼。

    徐順雖是皇帝身邊第一大太監,可跟這位元大人比,那可差遠了。

    元錫是在明皇三年進的宮,當時女皇陛下出巡,機緣巧合下被帶進了宮,成了個標志的小太監,整天在女皇身邊轉悠。

    他雖是太監,卻是獨個沒有凈身的太監,女皇念他年紀小,免了凈身,女皇也極其信任他,漸漸讓他掌管宮中事物,當時宮中都私傳,元錫是女皇養的私寵。

    這些年,他從一個小小的地方,爬到了如今這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九千歲的位置,掌管東西二廠,也極得當今陛下的信任。

    他生得一副和善的面孔,但了解他的人知道,這其實是位性情詭異的閻羅沒多少人能真正看透他。徐順被他那一笑,笑得自己心里慌亂,生怕是自己惹到他了。

    元錫出了宮,侍衛一旁等待著,見自家大人出來,俯首喚一聲:“大人!”

    元錫表情淡淡,仰頭看向這萬里無云的廣闊,自語:“這京城,怕是要開始熱鬧了。”

    “是啊!各大封地的世子入京,一時半會怕是走不了。”侍衛說著原因。

    “好好盯著,這些個少年人,也沒那么簡單。”

    “是!”

    …………

    京城街道,林晚和旭升還繼續逛著,畢竟兩人都是第一次見著新鮮玩意,難免不過癮。

    “少爺,這京城好像有很多富貴車輛!”旭升站在路邊,看著又一輛輛華貴車經過。

    林晚的目光注意在最前方的少年。這少年也是十七八歲的樣子,面容俊俏,衣著華麗。不過最惹眼的,是他臉上那青紅的印記,像是被什么給踢了,看起來滑稽極了。

    就這幅模樣還招搖過市,林晚搖頭笑了笑,這人不是個草包吧!

    曹麟騎在馬上,得意又怨憤著,臉上的痛意還未消散。看著路邊有姑娘偷看他,咯咯的笑時,臉又高昂的揚起。

    侍從都不忍直視,路邊的人哪兒是仰慕,明明是在偷笑,世子臉上的馬蹄印,實在太顯目了!于是小聲勸解:“世子,不如您進馬車歇歇!”

    “沒看到本世子出風頭嗎?就準他慕容垣出風頭!”一提起慕容垣,曹麟咬牙切齒。

    原本是該他先入城的,這該死的慕容垣,竟然偷襲他,這仇他記下了,待他日必定要他償還。

    侍從看著自家世子這模樣,心里嘆了嘆氣。這秦王世子樣樣都好,就是做事招搖大膽,誰都不放在心上,而自家世子呢!從小就喜歡跟人家比,可又樣樣比不過,每回除了受氣還是受氣,這仇是越積越多,只是從沒報成過。

    車馬慢慢使入榮王府,這丟臉的一幕也快結束了,侍從放下心來。

    林晚看熱鬧看累了,也該回南寧伯府了。

    剛一入門,便撞見了謝文濤,好巧不巧的。

    “大表哥!”林晚叫住他。

    謝文濤回頭,見是林晚,禮貌回:“是表弟啊!有什么事嗎?”

    謝文濤倒不在意上一輩的恩怨,他覺得與人相處這事,得看和不和得來,和得來就和,和不來就不和。雖然他沒怎么跟林晚相處,但也不反感。

    “表哥今天可是去了湘水閣?”林晚笑了笑。

    謝文濤驚覺:“你…你怎么知道?你…我…我沒干嘛的…”

    “表哥放心吧,我不會跟家里人說的,我去湘水閣也就是聽聽小曲,明白表哥的。”

    聽林晚這樣說,謝文濤松了口氣:“那就多謝表弟了!”

    “應該的應該的,表哥若是有什么玩的,可也帶上我啊~我初來乍到,對京城還不怎么熟呢!”林晚半開玩笑。

    謝文濤當真道:“一定一定,我這個當表哥的,自然要好好招待表弟,盡盡地主之誼。”

    “表哥真好!”林晚實話實說,這大表哥,心地實在得很,跟他那弟弟比,實在好相處多了。

    兩人又寒暄了一會兒,各自分開了!林晚朝清苑的走去。

    “表少爺!”

    林晚看向這個面容和善的人:“張管家?”

    “表少爺,伯爺請您去一趟。”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