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養君為患 > 第四十章 宣政問鼎(哭哭求收)
    宣政殿內。

    正對著殿門的地方放著一尊九鼎,鼎內燃三柱高香。從香上飄騰起的煙霧,飄飄散散、彌彌漫漫,最終還是充斥在了整個大殿內,襯托起宣政殿這一刻的莊嚴、肅穆。

    司馬昭坐在上首位,而太宰、太傅和太尉三人從右向左坐在下首位,正面對著南王和安寧公主兩個人。

    南王端得是滿身正義凜然、一身正氣,對于安寧公主對他鼓動郴州謀反一事,半點不認,甚至還能直言質問安寧公主到底是何居心,

    “本王不清楚安寧姐姐是通過什么樣的渠道來了解到這個消息的,但是聽起來卻明顯是無稽之談。

    本王雖然一開始確實不滿皇兄繼承皇位,但是那也就只是心上不滿而已,實在是不會付諸于實際行動的。

    不管怎樣,現在郴州反了是事實,他們身上的逆賊身份是板上定釘的事。安寧姐姐為反賊辯護也就算了,竟然還要為他們開脫,把所有的事情都說成是本王的陰謀,這既讓本王感到心寒,也不禁開始懷疑,安寧姐姐為何要這樣針對本王。

    本王難道是在不知道什么時候,得罪了安寧姐姐不成?”

    太宰、太傅和太尉三人作為會審之人,對南王的話不多加評價。‘

    他們保持著不偏不倚的態度,畢竟作為一個審查定罪皇室成員的重要方是,其存在的合理性以及權威性是十分有必要保持住的。

    然而,這件事在他們幾人的心中,其實早有了定論。

    安寧公主再怎么任性妄為、不在意這宮內規矩、條條框框,在大是大非面前卻是十分拎得清的。因此,她敢直接啟用三公會審,將南王揭發出來,絕對不是無的放矢,心底是有充足的底氣的。

    況且,他們其實早已看過一眼安寧手中拿到的一些證據,基本上,就已經可以給南王定罪了。

    安寧公主并不像南王那樣端著一番模樣,而是十分率性地就地而坐,還不忘招招手,讓殿內伺候的黃門,給她上一些點心以及茶水。

    在這樣莊嚴肅穆的場合之下,安寧公主品著茶,吃著點心,雙眼微瞇著,似乎是沉浸在了美食之中。

    但其實,她在觀察著南王的一舉一動。

    她注意到南王雖然面上一派云淡風輕,但是垂下的左手手指,不自覺地磋磨;眼角微微下垂,似有沉重之意;兩條眉頭之間,微微皺起,眉尾略微上揚;眼神看似在盯著一處,其實四下左右亂瞟,頗有一番驚疑不定、緊張難安的樣子。

    安寧公主放在杯前的嘴,不自覺地翹起,一口將杯中剩余的茶水喝盡,好似說了一句和他們兩人以及這件事情豪不相關的話,

    “南王,你可注意到了今天放在這殿門口的一尊鼎?”

    “本王自然是注意到了,可是本王愚鈍,不明白安寧姐姐說這個是做什么?”南王見安寧公主開口說話,神色一緊,隨后又驀地放松了下來。

    安寧公主忽然站起身來,大踏步地就走向了門前的九鼎處,她伸手準備摸向這尊鼎上的花紋時,在殿門外跪著的祠祀令連忙制止道:“安寧公主殿下不可!”

    安寧公主的手一頓,然后笑著問道:“為何不可?”

    祠祀令見殿內幾人的目光全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頓時壓力驟增。他本就是見一時形急,才脫口而出,現在叫他來說些個所以然來,就一時卡了殼,只得支支吾吾道:“這……這于禮不合。”

    “哦?于禮不合么……”安寧公主挑挑眉,表情看起來似乎有些頗為可惜的樣子,蔥白玉嫩的手指就在這尊九鼎面前指指點點,好似在描繪著什么。

    南王見狀眼珠子一轉,忽然想到了什么,便裝模作樣道:“安寧姐姐不知曉這事也是情有可原,畢竟先祖規定,女子不可參與一切祭祀事宜。

    啊,這樣說來,剛剛安寧姐姐問本王看見門前這鼎沒有,就是在委婉地要本王介紹它吧。本王真是蠢笨至極,竟然沒有領會到安寧姐姐的這個意思。不如現在,就讓本王給安寧姐姐來講一講?安寧姐姐想要知道什么,就盡管問。”

    “南王啊,經你這么一說,本宮還真的有些問題想問。”安寧公主微微一笑,將伸出手指收了回來,在寬大的袖子之下摩梭了兩下。

    “安寧姐姐但說無妨。”南王彬彬有禮,從容淡定,但眼睛里一閃而過的輕視卻沒有被安寧公主所忽視。

    安寧公主面上心底輕笑一聲,忽然從雙眼之中迸發出滿滿的冷意。眼角上揚的角度,都似乎是要飛揚起來,

    “這鼎的花紋紋路是多么的美又是多么的特別,可以這天下所有的鼎,都莫能出其右。本宮剛剛問你,有沒有注意到這一尊鼎,便是在問你是否眼熟它。可惜,你并沒有領會到。

    鼎作為從上古先祖留下來的權力的象征,便一直用作大小祭祀之中。尤其是天子即位之時,祭鼎這個環節,更是必不可少。

    到了我朝,鼎的作用雖然沒有之前那么神化,但是它的象征意義,還是根深蒂固地留存在民眾的心間。

    如果本宮沒有記錯的話,典喪官郭大人定下的祭山祭祖時間,就是明天了。若是在祭山祭祖期間,這鼎出現了什么問題,那陛下的皇位,怕是坐不穩了。

    到那個時候,四地再揭竿一起,便可順理成章地為替天行道了。

    不得不說,南王你的心思,是要復雜一些,這等計謀也確實算是好算計。可惜——”

    安寧公主說到這里,便突然出手,拿過殿內兩側放置的未燃的燭火架子,就朝著這尊九鼎身上砸去。

    眾人大驚失色,全部都站了起來,想要阻止安寧公主。

    鼎旁的祠祀令,也高聲尖叫了起來。

    可是,伴隨著一聲悶厚的“嗡”聲,這鼎竟然裂開了一條大縫。

    安寧公主笑著大聲說道:“南王,本宮是要問鼎,可是比起你的問鼎,恐怕是千差萬別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