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王道寒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是非之地
    第一百六十一章  是非之地

    暗夜寂靜,幽深的荒宅,以及忽然出現的各色人們,處處都是透著讓人莫名其妙的古怪。

    王寶山夜游至此,對于所見所聞,更是不明覺厲,不知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難道傳聞有假,這任家的老宅,并不是什么兇宅?

    或是,先前的恐怖氣氛,都是任家的家仆們,故意營造出來,嚇唬外人的手段。

    可他們,為何要如此做呢?

    顯然這些撲朔迷離的陳年舊事,任憑王寶山想破了腦袋,也是無法猜透啊!

    正在他思緒萬千時,又過了一會兒,一隊手執絲竹管弦的艷妝女子,從后面的院落里,轉了過來,進了前廳之后,悠揚的樂聲,并隨之響了起來。

    接著,數十位穿著朱色,和紫色衣裳的人,從東廂房出來,走上臺階,進入內室。

    “單從衣服的顏色來看,這些人,似乎不太像是普通的家仆啊!”

    那青年人,看到這些,心中的驚惑之情,就越發地加深了。

    而就在這時候,又有幾十個身段裊娜,身披七彩紗衣,頭梳峨峨高髻,臉龐俏麗無比的妙年女子,從后堂娉婷而出,扭著細細的腰肢,走進了前堂。

    那些先前,看起來好似主人的人,揖讓一陣子之后,先后落了座。

    紫衣人居前,朱衣、綠衣、白衣者在后,一共有二十來個人左右。

    這些人落座之后,絲竹聲大作,手捧各種樂器的伶人們,開始了合奏。

    那樂曲,王寶山從未聽過,灌進耳朵里,猶如仙樂一般,令他的渾身上下,有了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感。

    可在他正沉醉在樂聲當中時,那身著七彩紗衣的女子,卻走到了前廳的空地上,腰肢款擺,舞袖輕舒,跳起了動人的舞蹈。

    前廳里的人們,開始推杯換盞,你一杯我一杯,喝得是好不高興。

    王寶山見此,在心里盤算了一下,心中似乎打定了主意。

    “機會稍縱即逝,此時不去,更待何時?”

    他正要大喊一聲,跳出藏身的樹叢,找這群人中,身份最尊貴的人,詢問一下情況。

    猛然之間,他卻生了一種錯覺,仿佛自己的兩條腿上,有重物沉墜一般,既冷且重,一動也不能動了……

    這一發現,讓王寶山是大驚失色,他還以為自己被藤蘿之類的東西,給絆住了。并使勁抬了抬腿,可他的身體,仍是紋絲不動。

    想低頭看看,他卻發現自己的脖子,竟然硬是彎不過來。

    面對此等奇怪詭異的事,他的心中,不由得是恐懼叢生,臉上的冷汗,也是刷刷地流了下來。

    那是一種無邊無際地恐懼,簡直要把他逼瘋了。

    人在恐懼到極點的時候,總會不計后果,做出一些令旁人,難以預料的事。

    王寶山本就膽小懵智,這個時候,更是完全地失去了方寸。

    惶急之間,他想開口大叫,把附近的居民引來,若是有人來了,這群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自然就會退避了。

    可是,張嘴的時候,他的口舌之間,好像被黏住了一樣,嘴唇哆嗦了半天,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王寶山只能僵立在樹后,眼睜睜地看著堂前歡歌笑語,歌舞升平,自己的身體,卻仿佛被施了定身的法咒,連一個小指頭,都抬不起來。

    恍惚之間,他想喚出小黑龍,可是無論他怎么在心底呼喚,那個一項護佑他周全的小黑龍,卻是沒有半點的反應。

    “這該如何是好啊?”

    一轉念,他又緊張了起來,擔心那些人,會對自己不利。

    “要是那些人,使上些邪乎妖法,估計自己連尸骨,都不會剩下吧?”

    “這些人,真的是古靈精怪?他們會不會吃人啊?”

    就在他,這么胡思亂想著,外面響起了五更天的鑼聲。

    “哐當……哐當……”

    鑼聲脆響而沉悶,那些人聽后,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互相攙扶著,離開了宴席。

    所有的人,唱歌的、跳舞的、和侍奉在一旁的人們,也漸漸地離去,消失在了雜草叢里。

    半響后,燭蠟燈火,次第熄滅,堂前寂爾如初。

    王寶山驚魂未定,卻早已是汗透重衣,心悸不已。

    他試著活動了一下,發現自己的手腳,已經能稍微的動一動,只是仍然不是很靈便,還不能正常地行走。

    “此地不宜久留!我就是爬,也要爬出去。”

    王寶山在心里發狠,想盡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但是,此刻他的雙腿,還未完全恢復如常,無法走動自如,沒辦法的他,只好匍匐在地,朝門外爬去。

    這一路之上,他身上的衣物,都被地上的石子,給磨穿了;膝蓋之上,更是鮮血直流,在路上留下了斑斑的血跡。

    爬了好長的一段時間之后,王寶山總算是來到了大門的附近。

    此時,天已經蒙蒙亮,早起趕集的路人,見他蓬頭垢面、血跡斑斑的樣子,紛紛上前探問。

    王寶山張了張嘴,喉嚨里,只能發出絲絲地響聲,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話來。

    未過多時,人群里有一個人,認出了王寶山,就是昨天揭告示的那個年青人,他當即并把其余的眾人,召集到了一個墻角下,如此這般地說了幾句。

    由于有點距離,王寶山聽不到他們的悄悄話。

    可眾人們聽后,連連應聲附和地神情,和一邊點頭,一邊朝王寶山所在的方向,望來目光里,卻充滿了恐慌和憐憫……

    又過了一會兒,有一人走過來,問王寶山:“你是不是……遇見鬼了?”

    王寶山聽了,心有余悸,他也不知自己究竟遭遇了什么,但還是重重地點了點頭。

    眾人們見此,無不點頭恍然,表現出了一副了然于心的神色。

    或許是出于同情,他們把王寶山攙到了墻角下,讓他坐下來歇一歇。

    還有人,從隨身攜帶的葫蘆里,倒出了一些酒水,給他灌了下去。

    直到過了半晌,王寶山終于是恢復了過來,可以開口說話了。

    他并把自己的經歷,向圍在身邊的人們,一五一十地講了出來。

    人們聽后,都說:“你這是命大呀!換個人,說不定就回不來了啊!”

    王寶山聽罷,是無言以對,不知說啥好了。

    待身體好了一些后,他謝過眾人,騎上大門口的一匹快馬,絕塵而去,出了平水城。

    看他如此,急不可耐地快馬加鞭,或許以后的他,再也不會回到這個是非之地了吧!

    據說,后來,那個宅子就此越發的邪乎,再也沒有人敢進去了……

    出了平水城,王寶山騎著快馬,一路狂奔,在中午時分,來到了一處空曠的山地。

    這里離平水城相去甚遠,地處它的東南方向,是一片低矮的山原地帶。

    行至此時,王寶山找到了一條蜿蜒曲折的小溪,打算停下來,修整一番。

    一夜的驚異遭遇,讓現在沐浴于正午陽光下的他,尤感心驚和后怕。

    待心秫稍定,一直忙著趕路的他,是饑渴難耐,想著是不是該吃點東西。

    于是,王寶山并從儲物的清靈戒中,取了一應的事物,開始埋鍋造飯。

    在做飯的空擋,他回想起了這幾天遇到事,不由得是一陣陣地苦笑。

    至從前天,他把城主林立的愛女,送回到城主府后,受到了城主大人的熱情招待。

    當時的他,聽從了陳文龍的勸誡,假借凡玉歡監察使的身份,做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戲碼。

    不然,以他無名無份的身份,外加初次進城時,和守城門的衛士們,發生過不愉快的沖突,甚至從地牢之中,越過獄……等等,這些不光彩的事情,本就足夠他鬧心了。

    所以,他若是貿然上門,必然會生出不少的麻煩。

    好在那城主大人林立,與監察使凡玉歡并未謀面,互不認識,他們之間,也是只知其人,不知對方的真實樣貌。

    這也給王寶山,有了以假當真的良好條件,并被林立奉為上賓,以極高的禮數,款待了他。

    林立為了報答他的救女之恩,不僅拿出了三百兩的黃金,作為賞金;還為他準備了一匹快馬,作為出行的腳力。

    另外還有一些珍稀之物,用來表彰他的英勇就義,和鼎力相助。

    雖說,這些真金白銀的獎勵,充滿了銅臭味,但對于囊中羞澀的王寶山來說,這或許是最好的回報了。

    他在卻之不恭,一一接受后,曾私下粗略地估算了一下,發現這些東西的價值,除了那三百兩的黃金,那匹快馬,也是價格不菲,按照市價,少說也得百十兩的銀子。

    這樣一來,他不禁是心情大好,在喜出望外之余,一直貧窮的他,心里更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不僅如此,那位林城主,還有意提及了一件喜事,想將自己的愛女,許配給王寶山。

    倘若平常,或許一直孑然單身的王寶山,會考慮一二。

    但那天,陳文龍的話,卻讓他知道了林小姐的秘密,以至于,他對這樣的大好之事,就沒有了興趣。

    這也不能說他清高,看不上情感失意的林家小姐,只能說他的心里,已經有了旁人。

    既然被看著大好青年的王寶山,不愿意娶自己的愛女,林城主不禁是大為遺憾。

    在感謝過后,他又提出了一個不情之請,就是讓身為監察使凡大人,前去那座久負盛名的兇宅里,住上一晚。

    其目的,不言而喻,正是為了打破那座兇宅的不好影響,好為其牟得豐厚的利益。

    這也不能怨誰,只能怪王寶山冒名頂替的凡玉歡,并不是平常之人,乃是一名九品的監察使。

    林城主并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想著讓王寶山,前去任家的老宅,解決一下令人驚恐的局面。

    哪曉得王寶山進去后,身陷囹圄,險些著了道兒,使得他過了一個刻骨銘心的驚悚之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