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一生一世之眉間心上 > 第七十八章 診治
    容太傅是被急招回來的,剛進了天賜城,還來不及回府去換身衣服,就被岑潤直接護送進了宮。

    馬車駛進東華門后,便需要步行,兩人下了馬車又直奔向棲梧宮。

    此時棲梧宮已經等了一院子的人,宮女太監們全部守在門外,只可惜皇帝有令,不允許妃嬪及皇子來探望,否則這會子更怕是人滿為患了。

    容太傅進了棲梧宮,一院子的人立即下跪問安,可容太傅天性涼薄,直接越過了眾人,由岑潤陪著進了內堂。

    待六角菱花的朱紅色堂門被人從內部關閉后,一眾太監和宮女才敢抬頭起身。

    “那位就是容太傅?”

    “你看那滿頭銀發就應該知曉是他老人家沒錯了。”

    “怪道咱們皇后娘娘一直念念不忘呢,果然是人中龍鳳,一般人都無法比擬的呢。”

    “噓!活膩歪了不成!這話也敢亂想,被人聽到了,死一百次都不足惜!”

    “對對對,我怎么忘了,這是宮中禁忌。”

    內堂門窗緊閉,室內彌漫著一種緊張的氣氛,陶陶和南一守在外間,坐立不安的向里望去。

    內堂只有容太傅和岑潤,以及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暖錦。

    容太傅號了脈,又輕輕查看了暖錦額頭上的傷勢,沒有回頭輕輕問道:“已經幾天了?”

    岑潤就站在身后,聞言急忙道:“回太子太傅,嫡公主自打受傷起算,今日已經是第四天了。”

    “嗯。”容太傅輕輕的應了一聲“聽說是被藏書閣里的書冊砸傷的?”

    “是。”岑潤瞧著暖錦臉色灰白,毫無生氣的模樣,幾乎要將他的魂魄攪碎,他最無法接受的,自己竟是始作俑者,害她受了如此嚴重的傷“師父......”

    岑潤一般不會在有外人的情況下這樣喚容太傅,他拜師學藝,容太傅雖然允了,可他明白,此事絕不可讓外人知曉,容太傅是太子太傅,自己又怎么可能與太子同尊,這是大不敬,被皇帝知曉了,是要殺頭的。

    “你暫且放心,嫡公主無礙,只是腦內有淤血,將血放出來,她便好了。”容太傅似是知道岑潤所擔心的,破格說了句安慰的話。

    聽聞容太傅這樣說,岑潤才算真正的舒了一口氣,當容太傅說沒事的時候,那便真的是沒事。他行走在宮里,雖在皇帝身邊當差,但是最尊敬的卻是他這個暗地里的師父。

    容太傅也不多說,從隨身的小箱子里,取出一個細長的盒子,盒子打開是用一方布巾包裹的金針。

    岑潤有些緊張,這個就是傳聞中的金針嗎?世間僅此一副,珍貴的不得了,聽聞是當年容太傅的師父傳給他的。

    容太傅出身于回生谷,聽聞當年可是大名鼎鼎的回生谷谷主,想要得他醫治的人成千上萬,有的人更是不惜一擲萬金,只求他可以救命,只可惜谷主很少顯露世間,大多行蹤不定,對錢財更是不感興趣,所以能得他的救治,那只能看命數。

    后來因為一些原因,容太傅入世,幾經輾轉,就留到了皇宮里做了太子太傅,至于當年那些沸沸揚揚的傳聞,岑潤則是萬不敢打聽的。

    容太傅熟練的取出幾根金針,在暖錦頭頂的幾處穴位上飛快的施針,他的神清淡漠,出手穩健,不過是幾針下去,暖錦的臉色便好轉起來。

    岑潤有些喜出望外,可又不敢出生打擾,只能站在一旁看著容太傅為暖錦診治。

    時間過得很慢,又好像過的很快,原本守在院子里的一眾宮女太監,也因為時間太久慢慢的散了,回到了自己當值的地方等消息。

    這期間皇帝派人來詢問過,只可惜太傅還未出來,一切都不得而知。皇后一直憂心忡忡,說要來守著女兒,只可惜嫡公主受傷,她太過傷心,已經昏倒了數次,本就身子不好,現下更是強弩之末。

    皇帝除了擔心公主,又要擔心皇后,每日朝堂之事不減反增,他迫不得已,只得禁了皇后的足,要她在自己的宮里休息,一有消息,便會立即派人來告知。

    皇帝和皇后擔憂,太子則是更甚,他和暖錦自小就沒有分開過,況且他們還是雙生子,她受了傷,簡直比自己受傷更加讓他痛不欲生。

    容太傅已經進去了兩個時辰,外面的天色擦黑,太子在外堂已經等了半天,他心急如焚,很想進去看看,只可惜他是最明白太傅的脾氣秉性,此刻他正在救人,自己不能去打擾。

    內堂里依舊安靜到可以聽見金針碰撞時細微的聲響,容太傅面色不變,依舊風平浪靜,岑潤呢,則是想起了很多兒時的事情,在到錦繡山之前的那段時光,并不能算是美好,但至少那時他還有家,還有一個引以為傲的身份。

    若是沒有后來那些事情,興許他的人生際遇則會與現在完全不同,只是不知道還會不會遇見暖錦,會不會一如當初那般對她傾心愛慕。

    “好了。”容太傅收了最后一根金針,仔細的將它收進箱子,又瞧了瞧暖錦,這才起身。

    他因為來得匆忙,身上穿的還是一件青灰色的布衣,質地有些粗糙,同宮里的料子比起來,簡直天壤之別,他的神色微微有一些疲倦,但依舊看起來俊朗不凡,完全不像是四十多歲的樣子。

    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一如入世的謫仙,像是游離在紅塵之外,不肯侵染半分煙火。

    “師父......”

    容太傅聞聲側頭,似是等著岑潤繼續。

    “師父,徒弟讀過很多書,識得千萬字,可到了現在才明白,萬字中,唯有情字最難書寫。”

    容太傅難得點了點頭,萬年無波的鳳目里燎起點點星辰,淡淡的應了聲:“因為情字最殺人......”

    岑潤有些意外,壓抑的瞟了一眼容太傅,依舊是只要看上一眼便可令人心臟驟跳的絕世容顏,美成畫卷,永世雋留。

    他突然就想起宮闈里的那則絕密傳聞,就是他師父和皇后的......不為外人道也的往事。

    “嫡公主還要幾個時辰才能蘇醒,讓宮女們守著吧,她醒來時旁邊沒有人不成。”

    “是。”岑潤點了點頭“徒弟這就去吩咐。師父呢?您現在可是要出宮回府?徒弟派馬車送您回去可好。”

    容太傅站在門口處停了停,過了半晌才道:“我去為皇后娘娘診治。”

    終究,即便是行走在瑤臺的神仙又能怎樣?遇見了自己心儀的女子,甘愿墜落凡塵,即便無法廝守,也要想盡辦法護她一世安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