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慢穿之璀璨人生 > 第336章 扶弟魔重生記88
    陳佑弟看到周磊的身影,不由得愣住,“你這是?”

    “我高考結束了。”周磊笑瞇瞇的說了句,“我提前來上班。”

    陳佑弟知道周磊今年高考,“你剛結束高考就來了?”今天才110號,這不是高考結束,回家收拾下行李就往C市趕。

    周磊嗯了一聲,“是啊,我要上大學,我妹妹過兩年也要上大學。”

    “這都需要錢。”周磊有點不好意思,“陳姐,之前我不是說要上C大。”

    當初周磊就想著要考上C大,這樣可以邊讀書,晚上邊做點花生,這樣起碼可以把他和妹妹的學費和生活費掙出來,可惜現在他有可能沒有辦法這么做了。

    陳佑弟不解的看向周磊,是啥意思?難道是考的不夠好?可是想想也不對啊,周磊的心態很穩定,不可能會出現在高考的時候,沒有考出一個好成績。

    特別是看周磊兩次模擬考都是越考越好那種,“你是不是有更好的選擇。”除了這個,陳佑弟也不知道還有啥別的答案。

    周磊嗯了一聲,“是的,我志愿填了Q大計算機。”他想出國,想去外面看看,看看外面的世界多大。

    當初從小縣城來到C市,就已經覺得這里真的很好,但是來了幾次C市,從網上了解了下情況后,他又有了新的目標和想法,那就是想去國外看看。

    Q大計算機?哇,陳佑弟驚呆了,“不錯啊。”

    “畢業后去美國走上一圈,真的會很好。”陳佑弟覺得周磊的目標不應該是放在Q大上,應該還有別的想法。

    周磊嗯了一聲,“我也不知道到時候出國需要花多少錢,是否可以爭取到獎學金,但是我想努力下。”光走出小縣城就好了嗎?

    “那就努力加油吧。”陳佑弟能做的也就是,“好,你到了,明天就開始賣鹽水花生米?”

    “這兩年都已經成為大家期待夏天的理由之一。”都知道大福家的鹽水花生米,也只有到了夏天才有的銷售,確切的說,是周家兩兄妹到了后,才能銷售。

    一個老客人看到周磊,也是一臉的欣喜,“小周來了,明天開始賣鹽水花生米?”

    “對,阿婆,明天開始賣鹽水花生米。”周磊很有禮貌,“我這次從家里帶了花生米。”

    自從在C市這里賣鹽水花生米后,每次來C市,都會帶一部分去年收的花生米,等8月份收了花生后,韓丹鳳就會在老家那邊收了花生,包車送到C市來。

    不光是這樣可以節約一些采購花生米的費用,也是因為可以更好的控制花生米的質量。

    老人家一聽是老家的花生米,那是一個開心,“不錯不錯。”

    “你那邊的花生米,就是好吃。”老太太開心的提著東西走人。

    陳佑弟等人走了后,“我爸現在樂意下地了?”

    “不然我媽不給他錢。”周磊說了為何會變的勤快的理由,“就是就是,陳金盛他。。”

    周磊真的不知道大家都在努力賺錢,怎么這人竟然還一點想要努力的想法都沒有。

    “不要去管他。”陳佑弟也不知道該怎么說這個兄弟,要知道連陳國強都在努力自力更生賺錢,怎么就這個家伙,竟然還這么穩如泰山。

    “整天就知道玩游戲。”陳佑弟也不能說陳金盛每天玩游戲不好,玩游戲玩的好,也是一樣可以養家糊口。

    如果水平好點,直接自己開發一個游戲,那也是可以賺錢,也許還能發大財。

    問題是陳金盛就是一個人鈔票玩家,一身裝備全部都是掏錢買的,沒有自己下副本去打裝備的想法。

    “問你們要錢了嗎?”陳佑弟問了句周磊。

    “他敢。”周磊比比拳頭,“我把他給打趴下,怡怡都可以打他。”

    周磊一臉的鄙視,一個大男人,還好意思說出去學過武,雖然他不知道花了多少錢,但是花的錢應該也不是小數目。

    啊,不會吧,陳金盛打不過周磊,那是因為他們年紀相當,周磊又是經常會下地干農活的的人,能壓制陳金盛很正常。

    就是沒有想到陳金盛竟然連周怡都打不過,這還真的不是他是個紳士,而就是一個廢材。

    陳佑弟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說陳金盛,“那他是哭了還是找人告狀?”

    陳佑弟可是記得這位弟弟,最擅長的就是到處找人告狀,到現在都已經是要三十歲的人,竟然還是這樣。

    “是,叔叔不管他,也沒有辦法管。”周磊努力克制住自己,不讓譏諷的笑容浮現出來。

    沒有辦法管?陳佑弟想了下,“不會是他打了我爸?”

    “他給這個兒子狠狠教育了?”陳佑弟很有把握。

    周磊嗯了一聲,“那天我們都在學校上課,我媽在地里干活。”

    “還是村里人通知我媽,等她趕回去,才把叔叔給救了下來。”周磊真的不明白陳國強竟然會給那個廢材狠揍一通。

    在周磊看來,陳金盛壓根就是沒有任何力氣,怎么陳國強竟然都會給陳金盛給壓著打,真的不明白。

    救?我的天啊,陳佑弟笑了,之前某人還說自己要練武,為的是可以打的過陳金盛。

    可是結果如何,也就是三分鐘熱度,唯一比陳金盛好的是,陳國強沒有折騰錢,要跟著所謂的教練學習。起碼沒有去浪費錢。

    “阿姨打的過陳金盛?”陳佑弟追加問了句。

    周磊點點頭,“不然還真的不放心。”

    周磊突然想起件事,“姐,我媽讓我和你說下,如果陳金盛來找你,你要注意,他手腳不干凈。”

    手腳不干凈?這小子不會是因為沒有錢用,就開始動這個腦子吧,想想也是,一個鈔票玩家,猛地沒有錢去霍霍,是挺難熬的。

    “我爸沒有錢?”陳佑弟隨口問了句。

    周磊擔心的追加了句,“不是不給錢,而是,而是。。”

    周磊嘆了口氣,“陳叔有了錢,就給陳金盛給拿走,如果不給錢,就揍。”

    “我媽現在就是吃的喝的全部買回家,陳叔出去搓麻將,輸了錢,我媽就去付錢,贏了錢,我媽去拿。”

    “這樣好。”陳佑弟也覺得沒有必要給陳國強錢,“錢都是你們賺的。”

    “他哪怕下地了,也是樣子貨。”如果某人能認真干活的話,就不會是這么弱的一個人,起碼不會給陳金盛給壓著打。

    一個預計下地干活,也是出工不出力的人,能賺到啥錢。

    “難為阿姨了。”陳佑弟知道如果不是之前她幫襯一把,韓丹鳳是真的會直接不搭理陳國強。

    陳國強這男人,真的是百無一用,偏偏還特別的要面子。

    “其實陳叔還算好。”周磊低聲道,“上次怡怡在學校給人欺負,他還沖到學校去給她撐腰。”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