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玄天后 > 六十七、貴客降臨(下)
    圖海見到幾個人行蹤如此,又見到外面的馬頭等人顯赫如此,越發覺得自己這個表妹金秀似乎深不可測,厲害不厲害的,如今他還看不出來,但他還一點本事,那就是看人,看這個人怎么樣的品格,圖海還是看得出來的。

    自己這個表妹,不簡單。

    金秀這么說,圖海自然答應了下來,“你放心,家里頭的事兒,一概都預備好,都交給我,沒事兒的,表妹你出去就是,只是還要早些回來,不要讓姑爸和姑爹擔憂才好。”

    “是,”金秀笑道,“費不了多少功夫,我估摸著,一兩個時辰就能回來。”

    金秀交代了圖海幾句話,于是又出門來,馬頭請幾個人上馬,金秀也不客氣,翻身上馬,見到左右有善保和納蘭信芳,心里頭豪氣頓生,“饒是鴻門宴,我有張良樊噲在身側,”金秀爽朗一笑,“又何懼哉?”

    善保微笑搖頭不語,納蘭信芳不樂意了,“我那里是像樊噲,我明明是韓信,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

    “說你不學無術你還不信,這句話,明明是形容張良的。”善保閑閑的加了這么一句。

    “我知道,我知道!”納蘭信芳犟嘴道,“還要你來教,若是這句話不對,那么這句必然是對的,‘韓信點兵,多多益善’,總錯不了了吧!”

    兩個人嬉笑一陣子,一個是有金秀在無所畏懼,一個是因為心里頭沉得住氣也是無所畏懼,故此還說笑起來,馬頭暗暗納罕,這幾個人原來自己還是多少有些看不起的,在他看來,根本就無需對著這些個破落戶如此禮賢下士,若是要什么東西,只管是直接去來就是了,何必要如此?富察家想要什么,沒有人敢不給的。

    但福康安如此交代,他也沒辦法,只是心里頭到底是有些不情不愿的,而且之前那處置沖撞納蘭家馬車仆人的事兒,讓馬頭這些人,心里頭到底是有些窩火,連帶著對金秀等人頗為不滿,可今個這么一瞧三個人,在自己言明福康安要請眾人,還帶著一絲強迫的意思之下,竟然還能鎮定如此,談笑自若,可見,的確不是凡人。

    福康安宴請的地方,也不算遠,在朱雀大街上,朱雀大街極長,橫貫京城東西,西北條子胡同出去了朝著南邊行了一盞茶的十分,也就到了。

    金秀一看招牌,赫然還是松鶴樓,富祥之前說要招待新來元家的納蘭信芳,納蘭信芳說要吃這個外賣的酒樓,就是此地。

    臘月二十六,壓根就沒有人上飯館酒樓,能回家的都回家了,誰家也不會趁著這個時候招待客人,而且這個時代的酒樓,可不是想去吃就能吃的,物流和食物沒有后世那么豐富,都是要預約才能夠吃得上,故此偌大的松鶴樓因為春節來臨空無一人,又因為福康安的要求,今日竟然開了。

    豈止是雅座,壓根就是包下了整座酒樓,因為招待金秀,而特意今天開張了半日,見到福康安如此聲勢做作,金秀就知道,他所求者必然極大,自己要小心謹慎面對。

    善保心里頭也感嘆,富察家氣勢如此,真是其余人羨慕都羨慕不來的。

    上了三樓,果然見一個敞軒,華麗堂皇,裝飾以金玉之物,富貴又雅致,敞軒的窗戶開的極為敞亮,一眼看去,就能望見什剎海的一角,前幾日才下過大雪,雪后冰湖,空茫妙約,景色迷人,當窗站著一個人,正在背著手看著湖景,聽到腳步聲響起,馬頭又稟告:“三爺,金姑娘到了。”

    福康安轉過身來,眾人見到他穿著一聲暗紫色的虎皮坎肩,里面是一件石青色的斜織夔文五團福壽紋長袍,頭頂帶著玉兔毛的帽子,鑲嵌著一個亮晶晶的鉆石,華貴無比,又極為招搖。

    他見到金秀來了,不由得臉上露出了自得的微笑,金秀皺眉,這個福康安,永遠是這樣子,只要他占了上風,就是要讓你知道,他的得意之處。

    金秀默不作聲,福康安朝著她點點頭,不出意外的見到了納蘭信芳這個跟屁蟲,但頗為意外的見到了善保,他似乎對著長相出眾的善保有些印象,奇道,“你……不是咸安宮的官學生嗎?”

    “是,”善保朝著福康安拱拱手,“鈕祜祿善保,咸安宮乙班學生,見過學長。”

    他點點頭,又見到金秀左右站著納蘭信芳和善保,挑眉笑道,“金姑娘這左龍右虎的,難不成還怕福某,今日擺的是鴻門宴嗎?”

    “宴無好宴,會無好會,今日福三爺這么興師動眾的派人來請我,突然之下,必然不是誠心之事,若是誠心,那就該早些下帖子才是,”金秀不動聲色,對著福康安的調笑之話沒有什么反應,她走到了窗戶邊上,看著外頭的云海雪天一色,“這么突然邀請,可不符合禮數啊。”

    善保和納蘭信芳的角度上望去,兩個人似乎就被貼進了這一幅框景之中,只留下兩個背影。

    “是福某思慮不周,”福康安剛才臉上露出了笑容,這會子嘴角的笑容又漸漸隱去,凝固成一個嚴肅的符號,“故此今日設宴賠罪,請。”

    福康安神色倒是恭謹起來了,請金秀入席,金秀不客氣,只是坐了下來,福康安自然是坐在主位,主位身后有一扇紫檀木的屏風,映襯著坐下來的福康安越發的面如冠玉,氣質非凡。

    金秀坐在客位,其余的兩人打橫作陪,馬頭站在門口伺候,見到眾人落定,于是拍拍手,一時間海陸奇珍流水般的送了上來,四涼四熱四珍四寶,滿滿當當,就擺滿了一桌。

    福康安也不說自己來有什么事兒,端起了官窯粉彩八寶如意葫蘆酒壺,親自給金秀斟酒,馬頭在下首,也給善保二人斟酒。

    福康安舉起酒杯,朝著金秀敬酒,“今日聽說金姑娘的弟弟洗三的日子,把姑娘交出來,耽誤了家里頭的事兒,實在是思慮不周,福某向你賠罪。”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