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撿漏 > 3603 八千億!?
    她跟隨她家人來霧都的時候不過十幾歲,在這里生活到她死的時候都是孑然一身,也沒人知道她到底是多大的年紀。

    周安潔非常低調,生活在西郊社區幾十年幾乎沒有朋友。尤其是她到了晚年過后,幾乎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一個神州裔女子,卻是在她去世后的第十五個年頭,成為了轟動整個日不落和整個世界的風云人物。

    在她的家里,出來了一批舉世震撼的驚世絕寶。

    其中一件,就是全世界僅存三只的乾隆御制琺瑯彩杏林春燕圖碗。早在十五年前,這個碗就拍了一億半香江幣。

    那是什么概念?想想都令人恐怖。

    事情一經曝光,日不落各個拍賣行包括佳士得蘇富比大維德各路人馬一擁而上,將周安潔的別墅包圍得水泄不通。

    經過周安潔侄子的同意過后,各路人馬獲準進入參觀。一看之下,所有人都驚得來目瞪狗呆。

    這整個上下三層包括地下室四層,擺滿了不計其數的神州珍寶。從史前文化到晚清民國,時代跨越一萬年。

    而他的種類更是叫人魂不附體!

    仰韶文化的玉器,商周時代的銅器,春秋戰國時期的青銅器和各種玉器……

    從漢朝到魏晉再到南北朝,一直到唐宋元明清……

    玉石、玉器、字畫、青銅、瓷器、佛像、家具、書籍、陶器、甲骨要什么有什么。

    但凡神州歷朝歷代有的這里全部都能找到,神州沒有發現過的,這里同樣存在。

    若不是親眼見到,絕對沒有人會相信,這個世界上會存在這么一處集萃了神州所有時代所有文明的驚世寶庫。

    隨行來的眾多專家鑒定師們完全走不動路,無數人抱著那些瓷器銅器欣喜若狂近乎癲狂。

    周安潔的侄子又把一幫人馬帶到了地下室。

    這一下,各大拍賣行的頂級大師們又被刺激到了。

    在這曾經的防空洞中,還擺著密密麻麻堆疊在一起完全沒有動過一下的無數件器物。

    初略清點下來,這棟公寓內的神州國寶總數高達十數萬件。

    十數萬件是個什么樣的概念?

    等同于故博藏品的十分之一,等同于寶島一分院的五分之一。相當于半個國家博物院。

    這個數量直接秒了那些個省一級的博物館兩條街的距離。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些東西價值之高、存量之豐富,比起國內省一級博物館只高不低。

    在看過這些驚世絕寶、絕世重寶后,幾個大拍賣行聯合幾十個專家鑒定師給出了一個最保守的估價。

    四百億鎊!

    本世紀初期的四百億鎊相當于四千多億神州幣。

    那時候神州古董古玩正在迅猛上升勢頭,清三代隨便一件官窯都是上千萬。明代瓷器閉著眼睛都是大幾百萬。一個犀角杯就是中百數。哪怕是最差的高古玉都在小百萬數。

    這還是最保守的估計,如果按照現在的行情市價來算,這批寶藏翻一倍,也就是達到了八千多億神州幣。

    用富可敵國來形容,都沒有任何問題。

    這批珍寶的新主人是周安潔的親侄子,叫做周以末。他們家是名門之后。他的姨媽周安潔一生未嫁,據說目的就是為了保住家族的遺產。

    驚世寶藏曝光出來,但消息卻是在第一時間被壓住,后續事件發展不再對外披露,也就沒了下文。

    久而久之,這件事也就逐漸被人淡忘。

    周以末在繼承這批富可敵國的遺產后,也是不忘初心慷慨大方將價值八億的古董文史無私捐給國內各個博物館院和史料館。

    太陽報上的報道很詳細細致,仿佛作者就是親歷參與者之一。文里面還著重描述了這些珍寶的種類和周以末的心路歷程。

    其中還有幾幅配圖著實令人震驚。

    幾個直徑寬達一米的釉里紅大盤子頗為引人注目。而且報紙上還標注著,宣德釉里紅大盤。

    默不吱聲看完太陽報報道,金鋒第一句話就是冷冷的打擊和諷刺:“培根爵士,你認為這世界上有一米寬的宣德盤子?”

    “當我是國寶幫嗎?”

    培根似乎早就料到金鋒會這么說,轉手又抽出一疊報紙遞給金鋒。

    這份報紙是衛報,可比太陽報靠譜得多。報紙上在同一天也報道了這一條震驚世界的消息。

    衛報的報告內容和太陽報差不多。雖然很多地方都是照搬了太陽報的內容,但在最后他還采訪了當時在場的鑒定師。

    就在金鋒閱讀衛報的時候,培根又把另外一份泰晤士報準備好,雙手遞給金鋒。

    除去這些報紙之外,培根還把一本又一本的雜志和畫冊拿出來擺在金鋒觸手可及的地方。

    雜志和報紙一樣,文字寫出來的東西看看就好。倒是那些畫冊讓金鋒大飽眼福。

    畫冊是佳士得、蘇富比和大維德、韋爾斯幾個大拍賣會行拍賣的展品圖錄。

    日不落的拍賣有著相當悠久的歷史和傳統,更有著最成熟的體系。他們為了保證每一場拍賣的成功,在很早之前就會做準備。

    一件拍品會拍到多少,會有那些人參加出席,有多少是要通過電話競拍的等等種種,他們都會估算清楚。

    在各個拍賣行,尤其是蘇富比和佳士得這兩個百年老字號,在他們的地下秘庫里,有一間是專門用來存放成交記錄的檔案。

    這一百多年來他們拍出去的每一件物品都能找到原始記錄。

    拍賣圖冊無非就是一個廣告效應,讓更多的人看見和欣賞。有的圖冊還成為了各個拍賣行的生財之道。

    成本價不過一二百塊的圖冊,轉到玩家藏家手里,就是好幾千。

    這些拍賣圖冊讓金鋒有些意動,逐一翻完之后又復冷冷說道:“這些,都是周安潔女士的藏品嗎?”

    培根舉起右手肅聲說道:“我敢用摁著圣經,以上帝的名義發誓。”

    “如果我的假話,叫我永遠無法升入天堂。”

    這個誓言倒是足夠的重了。

    當年在第一帝國,有個二逼傳記記者糾纏了一個人幾十年功夫。見面就指著唯一健在登陸過月球的奧爾德林,你敢對著圣經發誓,你是否真的上過月球。

    招來的,卻是那奧爾德林的一頓暴打。

    金鋒對這話不置可否,翹著二郎腿曼聲說道:“沒有其他證據了嗎?”

    培根肅穆的臉重重點頭,慎重其事的看了看周圍,慢慢從包里掏出一張照片遞了過去。

    “這是我花大價錢買的。也是唯一一張流出來的照片。”

    “這么多年,你是第一個見到他的人。”

    照片是在周安潔的地下防空洞里拍的,內容除了不少的瓷器銅器之外,還有天量的佛像。

    不得不說,培根為了坑金鋒,可謂是把戲做到了極致。這張合成的照片做得幾乎以假亂真。

    這時候的金鋒有些上路的樣子,足足沉寂了半分鐘,又當著培根的面打了幾個電話出去。

    雖然培根和溫蒂都不懂神州文,但是他們卻是聽見了周安潔和周以末的名字。料想金鋒也在通過自家的渠道證實這個消息。

    到了這時候,培根卻是不慌了。

    周以末的名字在外國人眼里默默無聞,但在神州圈子里,可是大名鼎鼎。

    他捐了價值八億的文物給祖國,被譽為神州驕傲。在五色羊城,他還有一座私人博物館。同樣赫赫有名。

    培根篤定自若的端著茶杯喝著那永遠都喝不夠的紅茶,余光偷偷掃描金鋒的神色,心底露出一抹興奮的擔憂。

    如果這個坑能讓金鋒跳下去,那這輩子都夠用了。

    在煎熬痛苦度日如年的等待之后,金鋒的電話響起。

    提聽電話足足過了一分多鐘,金鋒放下電話,偏頭過來輕猙獰一笑。

    “你確定那里面還有東西?”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