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無限氣運主宰 > 第1947章 再無他法
    言夫子已是震撼莫名。

    沒想到,那剛剛還讓眾人生不出反抗之感的異魔之王,竟然就這么簡單的死了。

    不對……沒死。

    他猛然間想起之前異魔之王被秦政斬斷手臂的景象……

    他是不死之身。

    十一公子的擔憂是真的,異魔之王不僅強大到無可睥睨,更是擁有著無法被斬殺的不死之身!

    “快,快撤!咸陽必須棄守了!”

    他急忙向著身周的令官下令。

    李曌驚聲問道:“那那些儒修呢?!”

    言夫子咬牙,掌心早已經被指尖扎進了血肉之中。

    他冷冷道:“他們不能停下,更不能離開……不然,若是在迷霧之中對敵,陛下勝算更低,走!”

    言外之意,已經是放棄了他們的性命!

    李曌沉默……

    剛剛一場戰斗,死了何止數十萬的將士!

    千名儒修算的上什么?

    只是……

    死的太沒有價值了。

    到底該如何應對這些迷霧?!

    她咬牙,道:“撤吧!”

    說罷,轉身往回走去。

    李珺羨的身影重新出現在她的身后,呼吸略微急促,身上似乎還有淺淺的傷痕……萬幸,被異魔傷到并不會被感染成為異魔。

    不然,人類就真的不用抵抗了。

    “這一式一劍傾世,是我所領悟三式傾城劍意中最強的一招!”

    秦政靜靜的站在那里,解釋道:“威力爆發到極致,當可籠罩萬里,萬里之內,所有的重力盡都受孤掌控,上、下、左、右,皆在孤的一念之間,一劍之間,可傾人世,但這是錯的。”

    面對著異魔之王的尸體,他罕見的有了些啰嗦,說道:“萬里不算了不起,但將萬里縮成一里,那才是真正的困難……而孤不僅將萬里范圍縮成了一里,更將這一劍,化作一條線……只控制一條線,萬里之力盡都收縮于一線之內,這一線,連你也無法抵擋!”

    “這就是你對抗余的底氣?!”

    異魔之王那殘破的身體緩緩升起,重新組裝成了人體的形狀。

    他的身影就那么重新站在了那里,連傷痕都不存在,好似從未曾被人傷過……

    他嘆道:“出手便是最強殺招么?政,你該知道,若非人族如今高手凋零的厲害,除那兩人外,余再未見過能讓余眼前一亮之人,不然,余不會容許你有發揮的余地的……若還有什么能耐,盡都施展出來吧,這種兒戲一般的東西,是不會入余的眼的,不然的話,你會死。”

    說著,他緩緩抬起了右手食指。

    秦政瞳孔猛然一縮,橫劍于前……

    太阿巨震。

    劍刃發出一聲悲鳴……

    隨即,橫劍直斬。

    很直白的斬擊,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劍橫掃……然這一劍,卻如千軍萬馬奔騰,遠襲萬里,所過之處,盡成塵埃廢墟。

    那古樸的劍刃之上,彌漫純白狂雷。

    雷之真意!

    與蘇景繼承自莫忘劍內的雷之真意不同,這是最為純粹正統,甚至于較之當年襄桓還要來的更為純粹的雷之真意!

    落空!

    雷之真意、浩蕩之劍,盡皆落空。

    秦政卻絲毫也不意外……再度執劍上挑。

    霎時間,天地傾覆!

    兩人立足之處,瞬間顛倒。

    秦政上挑一劍變成下斬,而異魔之王并未動彈,但卻反而有主動以自己身體迎上之意。

    他再度伸手……

    轟然巨響聲中。

    太阿劍已是直接斷為兩截,與之共同飛起的,還有異魔之王那根打敗了人族入道至尊的手指!

    太阿既斷……

    秦政握著斷劍,短劍所連之處,乃是一道虛無縹緲的光線!

    就如他所說,當一劍傾世的力量壓縮到了極致,便成了線。

    光線!

    任何防御都無法抵擋的光線。

    “連孤也想不到,入道之上……孤所領悟而來,竟是光!”

    秦政執著嗡嗡作響的太阿劍,嘆道:“或者說,這非是孤的光,而是老師所領悟的光,他的破道之力。”

    話音落下。

    劍刃再斬。

    這一劍,天地失色。

    站在城墻上的眾人只感覺眼前一片昏暗,似是所有的光芒盡都被強行收束進了太阿之中……

    舉世除太阿之外,他們再看不到旁的任何東西!

    這一劍之前,再無任何明亮。

    光與幽暗……

    宛若占據世界的兩極,此時,卻于迷霧之前爭鋒。

    隨即,太阿劍落下。

    尖銳的光芒刺破幽暗。

    好似開天辟地!

    極致的光,收束了舉世的明亮,好像剛剛,秦政將世界所有的光芒都借來,用以對抗異魔之王!在這一劍落下之后……這一方世界,方才重新歸于完整!

    而面對這蘊含極強破道之力的一劍!

    異魔之王只是伸出了一只手。

    黑暗隨之而動,化作巨手,將光芒包裹。

    尖銳的光芒,浩瀚的黑暗!

    仿佛流星劃過夜空。

    隨即,無聲無息。

    之前那還浩瀚如煙的浩然正氣,此時卻微弱渺小的仿佛明滅不定的燭火,在狂風暴雨中不住的搖曳,終于在光芒黑暗之中,徹底消散無蹤!

    “快撤!快離開城墻!!!”

    言夫子作為眾多入道至尊中唯一沒受傷的人,臉上露出了驚駭神色,他能察覺到……這是遠遠凌駕于他之上,已經不再是一個世界的實力。

    眼前的世界在崩解。

    一道漆黑的裂縫,仿佛一個補丁掛在天上。

    大地、天空、一切都在崩壞。

    大地在緩緩消彌,化做塵煙。

    剩余的,是幽不見底的深淵!

    異魔之王不見了,秦政也不見了……

    這孤零零的一座城墻,仿佛成了世界的邊境。

    城墻之外,是世界的盡頭,天空大地盡都不復存在,沒有任何落足之處,亦沒有任何東西,只是一片空曠。

    空蕩的仿佛鴻蒙未始之前。

    更遑論異魔。

    只有那幽幽的迷霧,仍然還帶著不祥的氣息,卻已經不再向遠處彌漫,只是徘徊在原地,好像被什么東西遏制了腳步。

    這似乎是好事?

    但異魔之王呢?

    陛下呢?

    言夫子咬牙,心知若異魔再襲,自己等人絕無抵抗之機,喝道:“快走,撤離咸陽……沿途留下路障,阻礙迷霧去路!”

    他到現在還記得,迷霧會因為地勢的原因被阻礙進度。

    眼下……

    是不是這崩壞的天空,幽深不見底的深淵,阻礙了迷霧的去路呢?!

    言夫子不知道,但他知道……人族最后對抗異魔的方法,也是錯誤的!

    迷霧再來,他們除了逃跑之外,已再無別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